•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王雷泉:太虛論人間佛教之定位及中國佛學之重建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701 次 更新時間:2016-07-31 16:47:39

    進入專題: 人間佛教   佛學  

    王雷泉 (進入專欄)  

       內容提要:太虛大師的時代課題是面對東西文化的沖撞和交匯,謀求佛教的復興和現代化。本文以太虛《佛法概論》和《中國佛學》為主,結合太虛相關論著,探討太虛應對東西文化和教內外的挑戰,以契理契機的中道智慧,為人間佛教的定位和中國佛學的重建,構畫了清晰的思想路線圖。

       關鍵詞:五乘佛法;人間佛教;中國佛學;道安;太虛

      

       一、太虛面對的時代課題 在中國佛教史上,有三位大師級人物具有里程碑式的樞紐地位。東晉道安法師推動了佛教的中國化,其時代課題是溝通中印文化的碰撞,基本解決了佛教初傳過程中的格義問題,推動了佛教的義學研究和制度建設。唐代禪宗六祖惠能推動了佛教的平民化,其時代課題是克服佛教傳播中的形式主義和經院哲學化,重新回歸到佛教的修證本位。近代太虛大師推動了佛教的現代化,其時代課題是面對東西文化的沖撞和交匯,尤其是基督教的沖擊,以人間佛教旗幟致力于佛教現代化的轉向。

       二十世紀中國佛教,不僅與衰弱的國家命運息息相關,在宗教思想領域,也面臨著三大挑戰。一、西學與西方宗教的挑戰,擠壓著佛教的生存空間,逼迫佛教現代化的轉型。二、學術界對大乘佛教和中國主流佛教的質疑,面臨信仰與學術的張力,推動佛教自身的義學研究。三、來自佛門內部對中國佛教的反省與批判,也推動著佛教領袖人物和佛教知識分子思考佛教復興的整體思路和策略。太虛論人間佛教之定位及中國佛學之重建,即在這樣的思想背景中展開。

       民國初年,太虛提出的佛教三大革命,側重在正“理”轉“機”。就是說經是好的,但被人把經念歪了,所以亟待轉變弘教者根機。而與太虛同出楊仁山門下的歐陽漸則更激進,除了歪嘴念經人的問題,中國佛學傳統的經典中也有“歪”的,所以他更側重于詰“理”,要去偽存真,回歸到純正的印度佛學中。支那內學院剛成立時,歐陽漸講了兩周《唯識抉擇談》,直指中國佛教有五大弊病,批判中國佛學的主流宗派禪宗、天臺和華嚴,提出“自天臺賢首興,佛法之光日晦”。他對中國佛學的批評引起了太虛的不安,寫信質問歐陽漸,這到底是“正本清源”還是“摧墻倒屋”?這二位大師對傳統佛教弊病的反思和對治方法,至今引人深思,無論是組織建制還是思想理論,都是跨世紀的研究課題。

       本文以太虛《佛法概論》和《中國佛學》為主,結合太虛相關論著,探討太虛應對東西文化和教內外的挑戰,以契理契機 的中道智慧,為人間佛教的定位和中國佛學的重建,構畫了清晰的思想路線圖。

      

       二、佛法的特質與人間佛教的定位 宗教就其神圣性來源而言,有啟示性宗教和內證性宗教。作為內證性的宗教,與一切崇拜外在神靈的宗教不同,佛教是通過嚴格的道德自律生活和團體規章制度(戒),在獨特的精神訓練(定)的基礎上,開發人的身心潛能,從而洞察宇宙人生真理(慧)的一種自內證的宗教。

       太虛1930年在閩南佛學院講《佛學概論》,針對教內外對佛學的質疑,概述佛學的性質和研究方法。在佛教的宗教要素佛法僧三寶中,強調法是佛教存在和發展的核心。從佛法的本源和傳播二個層面,辨析法有證法和教法二道。太虛基于信仰本位,強調佛教的教理源于佛陀的自證,證法是整個佛教教法的神圣來源,也是一切佛弟子們學佛的終極目標。

       “佛之學理,尤貴實證。如依佛典固可得其理解,然所求之理解乃是佛智所實證之境,若僅作為一種研究,則實際上仍未能證得。故講學應期于實證,期實證則須學佛之所行。” [1]

       教法來自佛的正遍知,佛證道后為眾生分別演說。關于教法在世上的流布,太虛則以五乘共學之因緣法、出世三乘共學之三法印和大乘不共學之一實相印的架構,言簡意賅地縷析佛法的教理行果。太虛指出佛之教法有兩方面,前者必須契理,后者必須契機:

       “一者符契真理,佛一念中普遍照了法界萬有之真實理,時時相應,無有一毫謬誤,故所說法皆契真理。一方面又符契根機,聞法者是何等根器,何種機感,即為之方便解說。” [2]

       就太虛以上對證法和教法的論述,可將佛教的根源及在世上的流布,區分為三個依體起用的層面。一、佛法:佛將自己證悟到的真理,借助于語言文字在人間傳播。二、佛學:歷代佛弟子對佛法的傳承與弘揚,進行明確精密的學理研究和實踐修行。三、佛教:以共同的思想、信仰和見地,在社會中結成教團組織,并形成一系列剛性的禮儀制度,修行并推廣佛法,即包括經典、儀式、習慣、教團組織等廣義上的宗教。

       在佛法、佛學、佛教這三個層面中,佛學源于佛陀的證悟,又以佛弟子覺悟成佛為歸宿,故佛學是連結證法和教法的樞紐。也就是說,佛學作為理論和實踐并重的修學體系,基于理性而又超越理性,立足人間而又超越人間。佛法在世間的流布,當然必須借助世俗一切學問共許的理性和邏輯思維。同時,又必須時刻警惕世俗理性的局限,不能把出世指向的佛學囿限于世俗的理性。太虛指出:

       “常人思想知識皆不離我執法執,故所謂各種學理,不免妄情卜度推測,不能認為究竟真理。欲求真理,不能不依佛之教法,或古來大德之學理為研究時之根據。

       然則佛之學理,一為得圣果三乘有學之學理,半依圣教半依自證而成;一為初學者外內凡之學理,全依圣教聞思而成。” [3]

       由此可知,證法是不變的,不變謂之契理,即通達實相,超越知性層面的見聞覺知而直接開啟佛的知見,體證諸法實相,契入佛的自證法界,這是佛法的來源和學佛的歸宿。教法是可變的,可變謂之契機。要因應中國社會和文化的特點,在理論詮釋方式和制度禮儀等方面,作出順應時節因緣的變遷。契理與契機,是佛法在世間存在和發展的內在要求。佛法在世間流傳中,理和機會存在張力,如此則產生錯位和異化,以及對治異化的調適。

       早在1923年,針對歐陽漸撰《唯識抉擇談》質疑中國佛學的天臺、華嚴、禪宗等主流宗派,太虛作《佛法總抉擇談》,依唯識宗的三性思想,抉擇一切佛法。1930年在閩南佛學院宣講的《佛學概論》,則以五乘佛法的判教,統攝大小乘一切思想,說明各宗理論的立足點不同,顯其并非矛盾,故對各宗應持平等態度,普遍弘揚。到1940年在漢藏教理院暑期訓練班講《我怎樣判釋一切佛法》,對整體佛教作出了更為系統的論述。

       太虛認為,佛法原本是一味的,佛在世時,以佛為本,佛所說的法也是一味的,佛滅后佛法方在流行過程中出現千差萬殊。對教法在不同民族文化和受眾根機中的流變,太虛梳理出清晰的思想路線圖:一、時空流布上的“教之佛本及三期三系”;二、對真理領悟上的“理之實際及三級三宗”;三、在修行實踐上的“行之當機及三依三趣”。

      

       一、教之佛本及三期三系。

       1、小行大隱時期:佛滅后五百年時期。此第一期佛法,發展為今日流行的以錫蘭為中心的南傳巴利語佛教。

       2、大主小從時期:第二個五百年。此第二期佛法,發展為以中國為中心的北傳漢文系佛教。

       3、大行小隱、密主顯從時期:第三個五百年。此第三期佛法,發展為以中國西藏為中心的藏語系佛教。

       針對教內外“大乘非佛說”的論點,以及推高藏傳或南傳佛教的傾向,太虛的分期說有三個特點:1、肯定大小乘佛法都是佛說;2、對顯密各宗都一視同仁﹐視為一味的佛法在世間流布的不同表現;3、把大小顯密各宗的發展看作是一個動態的辯證過程,故有主從﹑顯隱的區別。

      

       二、理之實際及三級三宗。

       “實際理地﹐不立一本”,佛陀所證悟的真理,唯佛與佛乃能究竟諸法實相。世人對佛所悟之真理,在教法上則依各自根機而分為五乘佛法的次第。太虛參考宗喀巴三士道的分類法,將五乘佛法分為世間安樂道的人乘和天乘、出世解脫道的聲聞、緣覺和菩薩三乘,以及世出世不二的大乘菩提道三級教法。

       1、五乘共法:因果業報的法則,為五乘所共修的法門。六趣流轉的凡夫,三乘階級的賢圣,皆可由業果的原理說明。故學佛先從做人起,始從人乘,終至大乘佛位。

       2、三乘共法:以諸行無常、諸法無我、涅槃寂靜三法印,作為聲聞、緣覺、菩薩三種出世圣人的標準。遠離有漏流轉法,求出世的涅槃之樂,為希人天樂者之所不能及。

       3、大乘特法:為菩薩所有,不共于人天及二乘。此大乘佛法,以大悲菩提心,法空般若智,遍學一切法門,普渡一切眾生,嚴凈無量國土,求成無上佛果,為其唯一的誓愿、唯一的事業。

       大乘特法以一實相印為標準,實相統攝了一切有為法和無為法。在《佛法總抉擇談》和《佛學概論》中,太虛根據大乘各派對實相領悟及闡釋的進路,區分為三宗。1、側重諸法畢竟空者,為簡擇法性為主之般若宗;2、明五法三自性,八識二無我者,為側重有為法為主之唯識宗;3、明法界無障礙義者,則為側重無為法為主之真如宗。《佛法總抉擇談》,分大乘佛法為簡擇主之般若宗、有為主之唯識宗、無為主之真如宗三宗。到《我怎樣判釋一切佛法》,大乘三宗的名詞改為法性空慧宗、法相唯識宗、法界圓覺宗。太虛大師如此分攝的目的非常明確,大乘法廣,非凡夫所能窮盡,故應分攝三宗以除偏執。

      

       三、行之當機及三依三趣。

       上述“教之佛本及三期三系”、“理之實際及三級三宗”,人天乘和小乘二乘,都是趨向究竟目的的佛乘過程中的階梯。因此,對世間佛學修行者而言,則依時代機宜,對當機者的實踐要求,則各有側重。

       1、依聲聞行果趣發起大乘心的正法時期:如來出世本懷,是欲說出自悟自證的實相法門,但因此土眾生的根機未熟,乃方便說聲聞乘法。由佛世時乃至正法的千年,是在依修證成的聲聞行果,而向于發起大乘心——即菩薩行果或佛的行果。

       2、依天乘行果趣獲得大乘果的像法時期:在印度進入第二千年的佛法,正是傳于西藏的密法,在中國漢土則為禪宗、凈土宗。像法時期的眾生,理解力雖比較強,但持比丘戒者不可多得,故如密宗先修成天色身的幻身成化身佛,凈土宗如兜率凈土,即天國之一,依密凈的天乘行果以期速成佛果的目的。

       3、依人乘行果趣進修大乘行的末法時期:佛滅后第三個一千年,進入末法時代。前二時期的根機為極少數,且不合時宜,“依聲聞行果是要被詬為消極逃世的,依天乘行果是要被謗為迷信神權的。”故必須當機依人乘正法,先修成完善的人格,保持人乘的業報,方是時代的所需,尤為我國的情形所宜。

       從上述太虛給出的佛教發展路線圖可知,人間佛教依人乘正法為基礎,并不局限在人乘,而是以趨向佛乘為究竟目的。人間佛教是本于內證的佛法在世間流布的表現形式,具有社會適應、社會關懷、社會批判這三個遞次向上的層面。批判是本,適應是用。人間佛教化,是佛教化世導俗的目的。佛教人間化,是佛教傳播的手段。

    按照佛法真俗不二、理事兼通的方法論。對初學者來說,以證法作為佛法真理的根源和終極歸宿,故排除對神秘主義和信仰主義的迷信,唯真理是從。在沒有覺悟之前,以善知識為引導,以了義經論為聞思智慧的教材。(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王雷泉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人間佛教   佛學  

    本文責編:川先生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佛學專題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00855.html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