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龐春:外包的分工性質——分工超邊際(8)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19 次 更新時間:2018-05-07 15:38:15

    進入專題: 分工   超邊際  

    龐春 (進入專欄)  

      

       原載于2016年《財新周刊》第40期

      

       外包,就是把先前自己承擔的業務,交由外部承接者去完成的一種經濟組織形式。著名經濟學家格羅斯曼和赫爾普曼(Grossman&Helpman,2002;2005)指出,外包涉及到研發、采購、制造、組裝、營銷、物流和售后等各個環節和流程的活動,它盛行于諸多行業。但外包并非當今獨有的現象。諾獎得主諾斯所提到的中世紀歐洲的包工制(putting-outsystem),就是工場主向不同家庭分派加工任務的一種外包結構。美國建國初期的帆船制造商,把帆的生產發包到蘇格蘭,而帆生產所用的材料則來自印度。

       外包也并不只是涉及生產活動。18世紀末英國政府把運送“犯人”到澳大利亞的事務外包給船隊。如今,作為蘋果的接包商,和碩和富士康代工iPhone組裝;云南一些花卉研發公司把種植業務外包給花農,實現分工雙贏;利豐集團承接美國零售商的服裝訂單,而它作為次級發包商,再從全球數千家制衣廠商中,挑選接包代工者。

       筆者認為,發包方把原為內部一體化的某些業務或環節分離出來,交給市場中的接包商去完成,從而可聚焦核心業務、提升專業化水平;而這種“分離”活動的市場化則意味著,發包方與接包方形成一種分工結構。可是,一體化生產轉變為外包分工生產的原因是什么?伴隨外包結構的出現,資源配置、生產效率、市場容量和人均真實收入將有何變化?這些內生變量之間的關系是什么?交易費用和學習成本將怎樣決定和影響這些關系?

       一些相關文獻啟發了筆者的研究思路。言培文及其合作者(Jensteretal,2005)將“做”與“買”的專業化選擇關聯于外包的含義。杜姆伯格(Domberger,1998)強調,外包的起因主要是業務職能的專業化。筆者認為,生產者在決定產品或服務是自己生產或提供,還是從市場上購買時,就決定了自己的專業化水平;而外包中的交易各方的充分專業化則意味著他們在市場的分工,因此從一體化向外包結構的轉變,反映了經濟組織的變遷。杜姆伯格還說明,企業外包生產業務意味著其業務范圍的縮小。筆者認為,這種決策就是經濟活動種類的聚焦。它正是楊小凱(Yang,1988;2001)強調的專業化經濟的本質。

       但在什么條件下產生專業化經濟、形成發包方與接包方之間的分工?筆者的研究思路將圍繞這個焦點展開。杜姆伯格在文中也隱含表明,發包方與接包方在專業化水平上有交互作用。筆者認為,這種交互作用必定需要從均衡視角去探索外包的性質。杜姆伯格的觀點也包含市場容量這一需要內生處理的變量。筆者強調,需要將專業化和市場容量同時納入到一個均衡模型中進行分析,才可厘清這些內生變量間的網狀關系。重要的是,這個模型還需要引入交易費用和學習成本,因為它們將決定和影響專業化水平和分工的結構型態。簡言之,超邊際方法適合作為研究工具。

       盡管交易費用與企業理論可揭示外包特征的某些側面,但由于缺少專業化內生變量,因此不能探索外包的分工性質。而格羅斯曼和赫爾普曼(Grossman&Helpman,2002)的新古典均衡模型,聚焦于專業中間產品的管理與搜尋成本之間的沖突,對比分析了一體化和外包。但因其所使用的邊際分析方法,需要回避非連續性的專業化變量,由此導致無法揭示一體化向外包轉變的經濟拓撲性質,進而無法分析專業化所帶來的發包方和承接方的生產效率提升、中間產品與最終品的市場容量增加,無法分析這些內生變量間的網絡正反饋,更無法分析外包對經濟演進的含義。此外,現有的超邊際模型尚未探討與外包相關的勞動力轉移和宏觀含義。

       筆者發展了一個簡潔的超邊際均衡模型,填補相關理論的欠缺。這個模型把專業化水平處理為內生變量,引入迂回生產最終品所需要的研發服務和中間產品,基于分工經濟與交易費用之間的權衡沖突,以一體化結構作為參照系,探究了外包結構發生的分工機理。

       筆者模型顯示,研發和最終品的綜合交易效率的充分改進,將同時提升研發和生產的專業化水平,推動最終品生產的市場分工,從而促進一體化向外包轉變;而伴隨這個結構變遷,研發和生產效率提高,研發、生產和交易的關系鏈延伸,產品和研發的市場化程度提高,交易規模擴大,人均真實收入增加。模型也揭示,若生產和研發在一體化結構的成本過高,則惟有外包取代一體化,方可使分工所產生的回報,在扣除過高的成本所導致的損失后,仍可獲得凈收益。模型還發現,研發和生產的專業化水平、中間產品和最終產品的生產效率和市場容量,隨著交易效率的改進,將在分工網絡的正向反饋機制中,彼此促進、共同提升。

      

    進入 龐春 的專欄     進入專題: 分工   超邊際  

    本文責編:zhenyu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 經濟學專欄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09829.html
    文章來源:作者授權愛思想發布,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gz775.com)。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