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胡德平:把自己國家的事情辦好(上)

    ——​從耀邦同志說大豆談起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005 次 更新時間:2019-07-21 14:55:44

    進入專題: 中美貿易戰   農業改革  

    胡德平 (進入專欄)  

      

       中美貿易戰從去年三月到今年六月已有一年零三個月的時間了。不管貿易戰達成協議也好,還是成為一種摩擦常態也好,好在全黨全民得到了一個共識,即是我們首先“應把自己國內的事情做好”。本文想談一些關于大豆生產,農村的供銷社和信用社問題。我認為這三個問題就是我國自己要認真辦好的大事。

      

    一、喜憂參半的農村改革


       我國的改革首先是從農村開始的,實現四個現代化的宏偉目標又是從解決人民溫飽起步的。在黨的領導下,億萬農民在家庭聯產承包責任制的生產經營體制中,極大地發揮了自主的首創精神,短短幾年就解決了自己國家人民的吃飯問題,減少了幾億絕對貧困人口。

      

       那時的農民十分珍惜愛護自己的承包地,發展多種經營,出現了各種專業戶,開始興辦鄉鎮企業,多余的勞動力開始涌向城市。誰也沒有想到,農村生產力短短幾年的發展,糧食夠吃了,豐富了,竟然又出現了賣糧難的問題。農民開始消費新的電器設備了,但生產資料也開始漲價了。新的社會階層農民工出現了,但不少農田耕地被拋荒了。農民對土地的感情淡薄了,政府的土地財政卻對開發土地的興趣越來越足了。城市繁榮發展,擴容了,沒有勞動能力的老人、婦女和留守兒童反而和外出打工的親人長期分居了。我國的糧食生產幾乎年年豐收,但農業的產品結構卻仍然存在著明顯的資源配置問題。原來很少存在的食品安全問題現在竟從種子、土壤、水質直到食品是否綠色,是否無害,竟然也成為人們日常生活經常議論的話題。

      

       這些問題都是自己國民的事,都是自己國家的事,我們就應該首先把自己身邊這類事情辦好!我國農村的土地經營、管理體制改革以后,盡管又進行了林權體制的改革,土地的確權工作。進入二十一世紀,中央又陸續印發了若干關于農業問題的一號文件。現在全國正致力于消滅貧困人口,全面實現小康社會的收關階段,這些都是天大的好事情,但總的來說,三農問題的根本解決還不可樂觀,我認為還處于一種喜憂參半的膠合狀態。我覺得把自己國內的事情首先辦好,這是中美貿易戰給予我們的一種啟發,一種思考問題的新角度、新視野。

      

    二、對大豆生產的獨特視角


       毛澤東同志關于“以糧為綱”的動員令究竟何年發出,耀邦同志認為可能是1964年。之前,毛澤東對發展農業的專業知識還是相當辯證的。如在1962年中央召開的七千人大會上,他就十分強調農林牧副漁的整體發展,對糧、棉、油、麻、絲、茶、糖、菜、煙、果、藥、雜等產品的分布生產和有機聯系,他是格外關注的。同時,他還大力提倡養豬、養牛、養羊、養驢、養騾、養馬、養雞、養鴨、養鵝、養兔等養殖行業的協同發展。也是在七千人大會上,毛澤東同志還提到了蘇聯威廉斯院士的土壤學,威廉斯特別強調各種生物有機質、礦物礦質和微生物物質在土壤循環中形成的團粒結構。1952年,山西平順縣勞動模范李順達辦起了一個農業合作社,他向李建議:還是叫農林牧合作社好。可能是人民公社引發餓死人的嚴酷事實改變了毛澤東對農業發展的業務思想。上世紀六十年代中期,他提出了“以糧為綱”的號召,以后又提出了“以階級斗爭為綱”的指導思想,從而使我國農業走入死境。毛澤東關于第一產業——大農業的業務思考和設想,對農民家庭出身的耀邦同志有深刻影響。三年困難時期,人們餓肚子,死人,他認為一是缺糧,二是缺油。他在陜西工作時,特別強調農業上的糧棉油的生產,從而落下一個“只抓糧棉油,不分敵我友”的罵名。

      

       耀邦同志為什么會重視糧棉油的生產和加工呢?糧棉油固然是人們生存的第一需要,是人們生活最重要的物資保障,除此而外,他還有一個獨特的認識:“肥料是植物的糧食,植物是動物的糧食,動物是人類的糧食。”1982年10月24日,他在山東單縣跟當地干部們說:“你們這里棉籽餅、豆餅很多,還有花生餅,要發展畜牧業,以餅作飼料,用牲畜的肥料還田,搞良性循環。”他還說,用餅肥養牛,“牛可以產奶,可以積肥”。他說了一個歷史故事:康熙皇帝批評漢人寧肯餓死,也不知道擠牛奶喝。耀邦同志估計:“我們如果有兩千萬頭奶牛,有五千萬頭奶羊,我們吃的糧食就會大大減少。現在我們主要吃糧食,吃的肚皮大大的,兩頭小,中間大,沒有勁”。農業內部的這種良性循環,直接作用在農業生產的綠色、協調、可持續發展的關系上,又體現了物種和食品多樣性發展的客觀要求。這不就是今天我們說的人類與自然界進行交換,以換得食品嗎?農業生產形成的生物鏈,不但包括植物、動物,我想還應該包括微生物。這條生物鏈各個鏈環的關系都應是共生、共榮、互相補充的關系。

      

       和耀邦同志一起考察山東農村的同志,除去黨政干部之外,還有一位中國農業科學院的院長盧良恕同志。在鄄城座談時,盧良恕院長反映:該縣明年打算把20萬畝的大豆種植壓縮到4萬畝,他認為養地作物太少了,是個問題。耀邦同志認為:“多種些大豆作物,不但對培養地力有好處,而且對改善食品結構有好處。省里和地委要加以指導,商業部門要支持加工,搞出名堂來。要以經濟規律去指導生產。”耀邦同志沒有直接回答鄄城是否壓縮大豆種植面積的問題,但地力的休養生息他是接受的。當時的山東,連續幾年棉花大豐收,他把棉、油生產作了比較:“大豆要搞加工,搞豆制品,提高價值。加工辦法只能由集體來搞,不能由國家來搞。加工豆制品,價值就大了,兩項合起來,肯定不會比棉花收入低。種植大豆,第一要從技術上提高單產,第二要搞加工,搞豆制品。”我記得就在這一期間,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勞動模范王崇倫同志,向中央領導報名,立軍令狀,抓東北的豆漿生產,以便讓城市居民都能喝上豆漿。一時傳為佳話。

      

    三、不見得“有農必窮”


       耀邦同志關于農業生產良性循環,農林牧副漁綜合發展的思想,既得益毛澤東教導的啟發,也得益于他熱愛農民,勤于實踐得到的知識。根據中央的指示,在我國三年困難時期的1961年5月,他和遼寧省、市商業部門的同志,一起在海城牛莊及其它一部分公社,生產隊做過一次商業工作的調查。在調查工作中,他強烈感受到社隊農民除去糧食之外,對豆油、青麻、水果、副食品的迫切需求。農村簡陋的油坊、粉坊、酒坊、豆腐坊是廣大農民飲食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四坊的產品是當地產,當地銷,沒有運輸成本,四坊加工剩余的糟、渣、餅、漿、水又可用于畜牧業的生產發展。農民說:“今年看豬看肥,明年看地看糧,養豬—積肥—增產。

      

       增產了又可以多養豬,多積肥、多增產,如此不斷循環,這是莊稼人的‘種地經’。”耀邦同志得到了這種鮮活的生產經驗,不但和海城的干部交上了朋友,而且他據此寫的調查報告,還得到毛澤東同志的重視。1961年5月29日毛澤東批示:“印發工作會議各同志。我看了這個談商業的文件,也覺得很好,可發到縣、社兩級討論”。現在,人們發現養豬、養雞又有一個環保問題,這個問題當然需要重視,總有一種辦法,既能發展畜牧業,又能解決環保的問題。如果很多地方都一刀切的不允許搞養豬、養雞,豈不是又成問題了嗎?

      

       中國的歷史翻到改革開放的一頁,我國的農村改革使農業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對統購統銷的一、二類農村物資已全部放開,統購糧已成為商品糧。耀邦同志當時設想,他認為商品糧基地應賦予多種內容,如食品工業基地、飼料工業基地、城郊副食品基地,肉食品加工基地,漁業加工基地,奶酪加工基地……。農村、農業不能只進步到商品糧基地的階段,還應該發展到食品加工業的階段。無工不富,農產品的加工業應由農民首先享有使用。只有這樣,相當一部分農民才能“離土不離鄉”。“無工不富”是對的,但不等于“有農必窮”。只要農產品、食品加工業和為農業服務的第三產業緊密結合,廣大農戶同樣可以快速致富。如荷蘭、新西蘭的奶粉贏得世界的美譽,賺錢就不少。現在中國股市最俏的一支股票,還不是茅臺酒坊發行的股票嗎?當時鄉鎮企業出現了一種情況,熱衷于發展一般的加工業,忽略了食品業的發展。如果延長農業的生產鏈條,綜合第二、第三產業的相關鏈環,農業就能產生更大效益。

      

       這些基地固然離不開原料產地的優勢,但更要有食品加工業的興起才行,農產品的食品加工企業完全可以從本鄉本土的油坊、粉坊、酒坊、豆腐坊、醋坊、醬坊等等食品作坊的起步,并對眾多的農產品進行粗加工和精加工,直至發展為現代化的生產。我國的農村,做豆腐對多數農民來說并不是一件難事,這是自給自足的農村經濟留傳下來的一種生產、生活技藝。《白毛女》中的楊白勞就會利用大豆做豆腐。如果我國的油坊能在全國適宜的鄉村發展起來,又不斷地去淘劣取優,形成全國幾萬家食品油加工業企業集群,肯定能解決全國居民相當一部分吃油的問題。平原地區適應土地的規模經營、山地、丘陵地適應于農戶發展園林經濟、家庭農場、園藝農業,德國人的生活水平不低吧,據我的朋友謝渡揚親眼所見,德國人最愛吃的肉是豬肉,最愛吃的油是菜籽油。我國油菜籽適于種植的面積很大,且有季節差的時差,但缺少精加工,只要精加工過關,人們生活又將獲得一大食用油的油源。何需一下子拿出七億畝整片整片地耕地種大豆。重要的是,只要全國農民有此需要,就會千方百計見縫插針、集腋成裘發展豆油、胡麻油、芝麻油、花生油、菜籽油、葵花籽油、茶油的種植和生產加工。屆時,我國肯定還需進口大豆,但大豆的貿易談判,則要輕松得多。

      

       我國在農業改革的同時,已有此決心準備用二十年的時間,大量進口玉米,以利于我國農業、畜牧業、水產業的產業調整,以利于耕地、林地、草原、水面和休耕地的配置使用。“三農”任務之重也,令人難以想象。歷史證明,當時向我國大量出口糧食的西方國家,一是想做買賣,二是對我國的改革事業持友好態度。更為重要的是,我國掌握了開放的主動權。農業的改革永遠離不開對外開放,也永遠離不開世界各國朋友之間互通有無的關系。

      

       2019.6.13

      

    進入 胡德平 的專欄     進入專題: 中美貿易戰   農業改革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 制度分析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17289.html
    文章來源:百年耀邦 公眾號

    2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