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汪孔豐:清代文化家族與桐城派的演進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50 次 更新時間:2019-07-26 22:44:17

    進入專題: 桐城派   清代   文化家族  

    汪孔豐  

       內容提要:眾多文化家族的存在,是桐城派演變進程中一個別具意義的重要文化現象。從地理空間來看,桐城派家族的區域分布呈現出東南多、西北少的總體特征,這也反映出桐城派傳衍的差異性和不均衡性。這些家族之間往往相互聯姻,由此構建起的婚姻網絡有力助推了桐城派的壯大。這些家族之間還存在家學交流和融匯的現象,這也有力推動了桐城派學術的不斷向前發展。進入近代社會以來,文化家族在社會轉型的進程中呈現出多元化、復雜化的形態,依托于他們的桐城派自身也在新陳代謝之中,并逐步向現代轉型。總之,桐城派在兩百余年的演變進程中,深深地烙上了家族化的色印,呈現出獨特的傳衍機制。

       關 鍵 詞:文化家族  桐城派  聯姻  家學  現代轉型

      

       規模龐大、人才輩出的桐城派陣營中,存在著為數眾多的文化家族。這些家族分布于大江南北、長城內外,如在安徽桐城,有方、姚、馬、左、張、劉、吳、潘、胡、徐等家族;在江蘇無錫,有秦、薛、華、侯等家族;在浙江秀水,有陶、鄭、莊、楊等家族;在江西新城,有陳、魯、黃等家族;在貴州遵義,有黎、宦、唐等家族;在湖南,有湘陰郭氏、湘潭歐陽氏、湘鄉曾氏、新化鄧氏等家族;在河北,有武強賀氏、安平弓氏、棗強步氏、任丘籍氏等家族。它們的存在,是桐城派演變進程中一個別具意義的重要文化現象,值得探究。至少有下列問題足以引人深思:這些桐城派文化家族的區域分布有何特點?文化家族以何種方式影響到桐城派的傳承與發展?傳統家族的近現代轉型對桐城派的命運有何影響?等等。倘能弄清楚這些問題,不僅利于推動清代文化家族史抑或家族文學史的研究,也利于深入拓展桐城派研究的視界。

      

       一、桐城派家族的區域分布及其特點

      

       桐城派始崛起于安徽桐城,此后一路浪翻波涌,流衍于江蘇、浙江、福建、江西、湖南、湖北、山西、河南、云南、四川、貴州、直隸等地,浩浩蕩蕩,波瀾瀚漫,澎湃文壇。在這個流派播揚演變的潮起潮落進程中,與之伴隨的是文化家族的接踵而入和脫榫退場。

       從地理空間來看,桐城派家族的分布是不均衡的,區域差異較大。胡阿祥曾根據劉聲木《桐城文學淵源考》及《補遺》,依據作家籍貫,制成桐城文派作家地理分布圖,并在《桐城文派作家的地理分布與區域分析》一文中指出:“從大區域來說,以山陜黃河—三峽一線為界,此線以東共出作家1097人,以西只出14人,東西方的差距非常懸殊,東方占絕對優勢。在北起燕山,西起山陜黃河、熊耳伏牛二山、四川盆地西部邊緣以東,南、東至海的廣大范圍之內,到處都有桐城文派作家的蹤影。再以秦嶺—淮河一線分南北,南方出作家903人,北方出作家208人,南北方的地理分布也不平均,具有南多北少的特點。”[1]202作家出自家族,出產桐城派作家多的地區,必然也是文化家族分布密集的區域。由胡阿祥的結論,我們亦可推斷:桐城派家族的地理分布也應具有東南多、西北少的特征。

       就具體省份而言,桐城派家族也有南北分布不均的典型特征。胡阿祥曾指出,桐城派作家的區域集中分布區最顯眼的有三個,即“蘇南浙北、閩贛交界、河北平原”,另“湘水一線、膠萊平原、皖中皖南”地區也有盛產[1]204。由此再結合劉聲木《桐城文學淵源考》,不難看出,就桐城派家族分布來說,也多集中于江蘇、安徽、浙江、直隸、福建、湖南、山東、江西八省,其中山東、直隸是僅有的兩個北方省份。當然,湖北、廣東、廣西、貴州、河南、山西等省也有零星分布。

       實際上,就桐城派作家分布較多的省份而言,其境內桐城派家族的分布也呈現出不平衡的態勢。范當世弟子徐昂在《范伯子文集后序》中說:“桐城文章源于望溪,海峰嗣之,迄姬傳而大昌。門弟子之流衍,江蘇最盛,江西、廣西、湖南弗能逮也。”[2]71他道出了桐城派流衍分布不平衡的事實:江蘇分布最眾最盛,即便熏染桐城之學較深的江西、廣西、湖南等地亦不能及。我們依據劉聲木《桐城文學淵源考》,可發現作家及其家族州府分布的不平衡態勢。在江蘇,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區在蘇州、常州兩府,次密集區在太倉州、江寧府、松江府、淮安府、通州直隸州,而揚州府、鎮江府、徐州府則是零星分布。顯然,蘇南的桐城派家族多于蘇中和蘇北。在安徽,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區在安慶、徽州兩府,次密集區在廬州、寧國、鳳陽府,而池州、滁州、泗州、潁州等地寥若晨星。顯然,皖南(含安慶府)的桐城派家族多于皖中和皖北;在浙江,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區在嘉興、杭州兩府,次密集區在寧波、紹興、溫州、湖州等府,臺州、衢州、處州等府就比較少。顯然,浙西的桐城派家族多于浙東地區。在直隸,桐城派家族最密集區在冀州,次密集區在天津府、保定府、河間府、深州、定州等地,而廣平、永平、正定、順德、宣化等府僅零星分布。在福建,桐城派家族最密集區在邵武府,次密集區在福州府、汀州府、泉州府,而漳州、延平、建寧、臺灣、龍巖等地分布較少。在湖南,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區在長沙府和岳州府,常德、寶慶、醴州、辰州、衡州、永州等地較少。在江西,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區在建昌府,而撫州、寧都、贛州、南安、饒州、南昌、廣信等地分布不密。在山東,桐城派家族分布多集中在膠州、萊州府,濟南、兗州、東昌等地較為零星。

       就屬于分布密集區的州府來說,桐城派家族在其所轄州縣內的分布態勢也不均衡,有著明顯的差異。以安慶、徽州兩府為例。清代安慶府領轄懷寧、桐城、望江、潛山、太湖、宿松六縣,桐城派家族多集中于桐城,有方、劉、姚、張、馬、左、吳、光、戴、徐、潘、何、胡等數十家,而懷寧僅有方、潘、劉、鄧、查、李等族,望江僅何、倪兩族,宿松朱氏一族,太湖、潛山未見。徽州府領轄歙、黟、休寧、婺源、祁門、績溪六縣,桐城派家族多集中在歙縣,有程、吳、汪、鮑、方、金、江等族,而休寧僅有程、鄭、陳三族,婺源僅有齊、程兩族,祁門、黟、績溪三縣未見。至于嘉興、杭州、長沙、建昌、邵武、冀州等州府,其所轄州縣內桐城派家族分布也有明顯的差異。這種家族分布不平衡的情形實際上也從側面表明不同地區的文化發展存在著差異格局。

       當然,就桐城派家族分布最密集的縣域來說,當屬安徽安慶府的桐城。這不僅緣于桐城是桐城派的發源地,也與桐邑作家數量眾多、代有傳承相關。在桐城派的醞釀創建期間,方、劉、姚三家披荊斬棘,在理論建設與創作實踐上做出了重要貢獻。與這幾個家族有著千絲萬縷聯系的張、馬、左、吳、潘、徐、許、光、楊、鄭、周、章、朱、胡、蘇等族也先后卷進桐城派陣營,推波助瀾,合力驅動并延展著桐城派的運勢。可以說,在桐城派隊伍中,桐城的文化家族數量是最多的,力量也是最強的。這些家族聲氣相通,交相輝映,共同營造了桐城派豐沃的發展根基和持久的聲色光芒。即便到了桐城派的終局階段,以姚永樸、姚永概、馬其昶、吳闿生等為代表的桐城后學仍以維護桐城派的道統、文統為己任,挽危救頹,力延古文于一線。

       需要指出的是,不同地區的文化家族進入桐城派陣營是有差異的,這種差異也影響到了文化家族以及桐城派自身的發展態勢。有些家族自進入桐城派陣營后,代代傳承桐城文法,堪稱桐城派世家,這尤以桐城一縣表現最為突出。像桂林方氏、麻溪姚氏、清河張氏、陳家洲劉氏、魯谼方氏、扶風馬氏、高甸吳氏等家族,在桐城派形成、發展、壯大、衰微的每一個演變階段,皆有他們的活躍身影,他們是桐城派興衰的參與者與見證者。

       茲以麻溪姚氏和扶風馬氏為例。姚氏自元代由浙江余姚移居桐城,從始遷祖文一公傳至姚范,已是第十五代,他是桐城派形成期的重要肇基者之一;十六世姚鼐,是桐城派的集大成者;十七世姚景衡、姚通意、姚原綬、姚原紱、姚骙等,十八世姚朔、姚瑩、姚元之、姚柬之等,十九世姚瑩之子姚濬昌、姚鼐曾孫姚聲等,二十世姚永楷、姚永樸、姚永概等,二十一世姚紀、姚豫、姚翁望等,皆是桐城派傳人。姚氏的姻親桐城扶風馬氏,其始遷祖為馬驥,初姓為趙,自明永樂年間入贅桐城馬家,遂承馬祀。傳至十三世馬春田、馬春生,皆是姚鼐的表兄弟,關系篤厚,可謂桐城派形成期的羽翼力量。十四世馬宗璉師事過舅舅姚鼐,是桐城派傳人;十五世馬宗璉之子馬瑞辰、馬邦基之子馬樹華等,十六世馬三俊、馬起益、馬起升等,十七世馬其昶、馬復震等,十八世馬其昶之子馬根碩、馬根偉、馬根蟠等,十九世馬其昶之孫馬茂元、馬茂書、馬茂炯等,也是代代傳承桐城古文。姚、馬兩族皆與桐城派契合甚深,七代傳承,堪稱桐城派世家的典型代表。由此亦可驗證桐城不愧為桐城派的大本營。

       當然,桐城派世家不僅僅局限于桐城一地,在江蘇、浙江、江西、湖南等地也都廣泛存在。像江蘇無錫秦氏、薛氏,江西新城陳氏、魯氏,湖南湘陰郭氏、湘潭歐陽氏、湘鄉曾氏等家族皆可謂桐城派世家。

       總而言之,在桐城派陣營內,來自不同省域、不同府縣的文化家族是促使和推動這個流派演變的重要力量。桐城派家族分布的不均衡性,不僅顯示出不同地區桐城派傳衍的差異性和不均衡性,也揭示出不同地區學術文化發展的差異性與復雜性。

      

       二、家族聯姻與桐城派的姻親網絡

      

       文學家族之間的聯姻行為對文學流派的形成有一定的影響。羅時進說:“血緣親族之外,文化家族往往還有一個復雜交錯、關系紛繁(如累世婚姻、連環婚姻)的姻婭網絡。由于堅持在文化層次相當的情況下建立家族婚姻關系,因此,其姻婭脈絡實際上成為在原有家族基礎上擴張的文學網絡。這一姻黨外親網絡,同樣成為文學創作互感互動的平臺,甚至被設置成文學創作的現場。一個規模宏大的文學群體乃至文學流派,正是在文化家族之‘家脈’發展中得以產生。”[3]6-7的確,文學家族之間相互締結婚姻,這層親緣關系會促使文學的交流與合作變得更加方便、更加頻繁,從而利于形成一片相互溝通、相互勾連的文學場域,與此同時也利于催生具有共同思想傾向的文學團體或文學流派。桐城派的形成與壯大,也離不開家族聯姻這一文化衍生機制的催化作用。

       在安徽桐城,桐城派陣營中的方、姚、張、馬、左等世家之間通過相互通婚,構建起了桐城派在當地的姻親網絡。桐城舒蕪(原名方管)在談到家世時就說:“我們那里世家的觀念非常深,打不破的,結成一個關系網。最常見的是婚姻關系,互相串在一起,一環套一環。比如,以我的外祖父馬其昶為中心,就可以畫出一個網絡圖:外祖父自己是姚家的女婿,他的一個姐姐一個妹妹都嫁到了方家,另有一個妹妹嫁到姚家,還有一個妹妹嫁到左家。外祖父六個女婿,除了一個是湖北人之外,全是桐城的張、姚、方等名門大族。他的一個兒媳又是從姚家娶的。這樣,以外祖父為中心,桐城張、姚、馬、左、方五大家族就串得很緊了。恐怕五大家族里面任取一人為中心,都可以畫出一個串聯五家的網絡圖。”[4]1他道出了桐城世家之間血脈相連的姻親關系。

    茲以姚鼐姻親圈為例。姚鼐在《旌表貞節大姊六十壽序》中說:“張氏與吾族世姻,其仕宦顯貴者,固多姚氏婿也……子女皆婚姚氏:女嫁母侄,子娶姑女,邕然門庭之間,日浸以盛。”[5]卷八,122《方恪敏公詩后集序》又云:“鼐家與方氏世有姻親。”[5]后集卷一,265《方氏文忠房支譜序》亦云:“方氏與姚氏,自元來居桐城……其相交好為婚媾二三百年。”[5]后集卷一,257他的這些話指出了姚家與方、張兩家存在著世代婚姻甚至連環婚姻的復雜情況,也說明他們之間的確血脈相連。其實,姚鼐自己也與張氏屢有姻緣。他先娶黃州府通判張曾翰之女,后又繼娶屏山縣知縣張曾敏之女。他的次子姚師古也娶了庠生張元黻女,還有兩個女兒分別嫁給張元輯、張通理。在聯姻的影響下,姚鼐弟子圈中也有一些姻親背景的門人。如方績,繼配來自姚氏,(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桐城派   清代   文化家族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中國古代文學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17415.html
    文章來源: 《安徽師范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 2018年04期

    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