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劉啟振 王思明:西瓜引種傳播及其對中國傳統飲食文化的影響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23 次 更新時間:2019-07-28 16:59:49

    進入專題: 西瓜   飲食文化  

    劉啟振   王思明  

      

       [摘要]西瓜非中國本土起源,而是經由陸上絲綢之路引進。其在古代中國的傳播推廣具有過程性和系統性雙重特征。通過對這一進程的歷時性考察,指出西瓜的引種傳播可以分為北國立足、西瓜南渡、南北并進和全面發展四個階段,同時又呈現一種點、線、面、體四級三維進階模式。作為一類優質果蔬,西瓜受到古代中國各飲食文化階層的普遍歡迎,并且至少在食物原料、加工技藝和風俗習慣等三個方面對傳統飲食文化產生了深遠影響。西瓜的引種及本土化進程是中外互通、南北交流和民族融合等因素共同作用的結果,而中國傳統飲食文化也是一個多元交匯的綜合性開放體系。

      

       文化具有多元屬性,人類文明的發展歷史,實際上是不同文化系統間相互影響、彼此滲透的動態變化過程。中國傳統飲食文化的發展變遷也概莫能外,域外食料的傳入是其強大驅動和有力保障。西瓜經由陸上絲綢之路從異域引種中土,至今已有千余年的栽培史。其在古代中國經歷了一個長期的傳播推廣過程,目前已經成為一種極為常見的瓜果,幾乎遍及全國各地。長期以來,中國都是世界上最大的西瓜生產國和消費國。西瓜業已成為人們消夏避暑的必選果品,被譽為“夏果之王”。不夸張地說,夏天就是西瓜的季節。在其本土化進程中,西瓜以各種形式被加工食用,這無疑豐富了中國傳統飲食文化,從而享受的文明質量也得到提高。西瓜引種之后,在中國境內的傳布是怎樣進行的?作為一種有著悠久種植歷史的大眾水果,西瓜對傳統飲食文化又產生過哪些影響?此二問,學界曾有一些研究成果出現,但大多言之泛泛,有失系統深入。基于此,本文將著力探究上述兩個問題。


    一、西瓜在古代中國傳播推廣的歷時性考察


       研究物種傳播過程可以采用多種視角或維度,其中最為常見的有兩種:一是縱向的歷時性考察,一是橫向的共時性考察。今擬從歷時性研究視角出發,對西瓜在古代中國傳播演進的基本過程及特點進行說明。西瓜起源于非洲熱帶地區,現在南非以及非洲赤道附近還生長著大量的野生西瓜。西瓜輾轉傳入中國之后,開啟了它的傳播推廣模式,其過程大致可以劃分為以下四個階段。

      

       (一)北國立足

      

       唐朝中后期,西瓜由西亞傳入西域地區,并有了一定發展。遼代初年,契丹人在其統治區域內已經種植引自回紇(鶻)的西瓜品種。《新五代史·四夷附錄第二》記載:“蕭翰聞德光死,北歸,有同州郃陽縣令胡嶠為翰掌書記,隨入契丹。……居虜中七年。當周廣順三年(953),亡歸中國。……自上京東去四十里,至真珠寨,始食菜。明日,東行……遂入平川,多草木,始食西瓜,云契丹破回紇得此種,以牛糞覆棚而種,大如中國冬瓜而味甘。”遼大同元年(947),遼太宗耶律德光病逝,蕭翰因此返回契丹,胡嶠隨之北去,途中首次吃到西瓜。元代王禎《農書》亦載:“種出西域,故名西瓜。一說契丹破回紇,得此種歸。以牛糞覆棚而種,味甘。”顯然,此時的遼國人初步掌握了西瓜的栽培技術,口感也較為甘美。至于胡嶠是否將瓜種帶回中原,既有文獻中并未明確記載,因此不敢臆測。

      

       后晉天福三年(938),原為傳統漢族地區的“燕云十六州”被迫割讓給契丹,西瓜遂逐漸傳入這一帶。《太平寰宇記》(北宋太平興國年間,976—983)記載:“幽州,(范陽郡。今理薊、幽都二縣。)……領縣八:薊,幽都,良鄉,永清,安次,武清,潞,昌平。……土產:綿,絹,人參,瓜子”。一般認為,這里的“瓜子”就是西瓜(打瓜)子。據此可知,至10世紀下半葉遼國統治時期,西瓜在今北京、廊坊、天津一帶已經形成了相當的栽培規模。南宋建炎元年(1127),傅雱充任大金通問使,前往大同府拜會左監軍權元帥職完顏希尹,“通問”徽、欽二帝,歸來著《建炎通問錄》,其中言及他與金國漢人館伴大理卿、昭文館學士李侗私下會談時的情景:“一日晚,(李侗)入館對坐良久,又送果子來,皆油面、煎果及燕山府棗、栗,并有西瓜數十盤。”可以看出,遼季金初大同府境內已經普遍種植西瓜。1125年,遼為金滅。西瓜在中國北方繼續發展,并成為金國特產,女真“花果有白芍藥、西瓜”。

      

       然而,就筆者目力所及,終北宋一朝都未能發現西瓜在中原漢地的蛛絲馬跡,北宋末年官修醫書《政和本草》和南宋初年詳細追憶北宋汴京風物的《東京夢華錄》等文獻皆無關于西瓜的只言片語。1127年金亡北宋,女真入主中原,西瓜開始全面引進東起淮河中流、西至大散關(陜西寶雞西南)以北的漢族地區。南宋乾道六年(1170),范成大出使金國,在陳留至開封途中賦《西瓜園》一詩:“碧蔓凌霜臥軟沙,年來處處食西瓜。形模濩落淡如水,未可蒲萄苜蓿夸。”并作題下小序:“味淡而多液,本燕北種,今河南皆種之。”此時距中州易主僅40余載,西瓜就已經在黃河以南形成大規模種植的局面,只是尚未培育出適應當地風土的品種,所種者口感欠佳,且仍然保留著燕北寒地西瓜遲熟的特性。

      

       (二)西瓜南渡

      

       江南地區開始出現西瓜則是在南宋紹興十三年(1143)之后,由南宋官員洪皓從金國帶回種子。建炎三年(1129),洪皓奉命出使金國,羈泊北方達十五年之久,直至紹興十三年(1143)方獲釋歸。滯金期間,洪皓十分留意已為女真常產的西瓜,后來即使在逃回南宋時的危急時刻仍不忘將其隨身攜帶,并積極推廣種植:“西瓜形如扁蒲而圓,色極青翠,經歲則變黃。其瓞類甜瓜,味甘脆,中有汁尤冷。《五代史·四夷附錄》云:以牛糞覆棚種之。予攜以歸,今禁圃、鄉囿皆有,亦可留數月,但不能經歲,仍不變黃色。鄱陽有久苦目疾者,曝干服之而愈,蓋其性冷故也。”西瓜一經引入,便在長江流域迅速傳播,贛北鄱陽地區很快就認識到西瓜的藥用價值。洪皓長子洪適在撰寫其父行狀時亦言:“《四夷附錄》所載:西瓜,先君持以獻,故禁囿及鄉圃種之,皆碩大。西瓜始入中國。”此處的中國僅指南宋統治區,而不包括金人控制的北方。南宋中晚期,一些地方志中出現西瓜的記載。景定二年(1261)《建康志》“果之品”條載有西瓜,咸淳四年(1268)《重修毗陵志》“果之屬”條對西瓜進行了較為詳細的記述:“西瓜,形如扁蒲而圓,色極青翠,其味甘冷,可留致遠,載《松漠紀聞》。近多此種,或刳其中,漬以蜜,經旬皆成汁,渴飲甚佳。”

      

       南宋嘉熙四年(1240),一種喚作“回回瓜”的西瓜品種從江北傳入長江中游的施州地區。咸淳五年(1269),施州地方官秦郡守試種四個品種的西瓜大獲成功,之后在全郡推廣。其中,三個品種從江淮地區引種,一個品種即是先前引種的回回瓜。前三種在淮南已有八十余年,可以推知至遲在南宋紹熙元年(1190),“淮南路”地區已經廣泛種植西瓜,并培育出了適合當地風土的優秀品種。湖北省恩施市現存一座“西瓜碑”,又稱“南宋引種西瓜摩崖石刻”,碑文記載了南宋時期當地引種西瓜的史實:“郡守秦將軍到此,栽養萬桑、諸果園,開修蓮花池,創立接官亭及種西瓜。西瓜有四種:內一種云頭蟬兒瓜,一種團西瓜,一種細子兒,名曰‘御西瓜’,此三種在淮南種食八十余年矣;又一種回回瓜,其身長大,自庚子嘉熙北游帶過種來。外甜瓜、梢瓜有數種。咸淳五年,在此試種,種出多產,滿郡皆與支送。其味甚加,種亦遍及鄉村。今刻石于此,不可不知也。其瓜,于二月盡則埯種,須是三五次埯種,恐雨不調。咸淳庚午孟春朐山秦□伯玉謹記。”

      

       宋末元初,西瓜經由元軍帶入廣州,隨后迅速傳遍嶺南地區。南宋景炎三年(1278)即蒙元至元十五年十月,蒙古軍隊攻占廣州,西瓜得以引入。大德《南海志》(1304)有言:“西瓜:按《五代史》云,胡嶠為蕭翰掌書記,隨翰入契丹,得契丹破回紇時種,以牛糞覆棚而種之,大如中國冬瓜,其味甘,因名。廣州自至元歸附后方有此種。其實圓碧而外堅,其子有三色:黃、紅、黑。北客云:‘瓜涼可止煩渴,過食不為害。’其仁甘溫,今嶺南在在有之,遂為土產。”又據《南越筆記》所載:“廣州西瓜,種有絕佳者,傳自薛將軍攜種植之,俗呼為‘薛瓜’。”元朝時期,西瓜在中國北方已經形成規模化種植,并且成為瓜農創收的重要經濟作物。東南的江淮、閩浙地區也開始大范圍推廣栽培,只是較北方品種體積稍小,味道也不太濃厚。至正四年(1344)《金陵新志》“果之品”條記有西瓜。李鵬飛《三元參贊延壽書》(1291)說:“西瓜,甚解暑毒。北人稟厚,食慣;南人稟薄,不宜。多食至于霍亂、冷病,終身不除。”李氏為元初皖南青陽縣人,其言以今觀之未免片面武斷,卻也反映了當時江南地區西瓜種植落后于北方。王禎《農書》(1313)亦云:“北方種者甚多,以供歲計。今南方江淮、閩浙間亦效種,比北方差小,味頗減爾。”盡管如此,南方部分地區還是有質地相對優良的西瓜品種出現。元至順四年(1333)《鎮江志》“果”條載:“西瓜,本自西羌來,故名‘西瓜’。其形有圓有橢,子有紅、黑、黃三種。剖之子稀而肌理若卷云者,名‘云頭瓜’,味尤甘。”

      

       (三)南北并進

      

       明代,西瓜種植在南北各地繼續推進,栽培技術更加成熟,品種資源也日益豐富,種植面積和規模都顯著增加。河北、河南、山東、安徽、江蘇、浙江和福建是西瓜栽培最為集中的地區,山西、陜西、云南也是重要的西瓜產區。此時南北方西瓜的發展情況仍然不平衡,但是差距在逐漸縮小。李時珍《本草綱目》(1578)指出:“今則南北皆有,而南方者味稍不及”,王象晉《二如亭群芳譜》(1607)亦曰:“今北方處處有之,南方者味不及也。”盡管如此,南方的西瓜種植仍然表現出非常強勁的增長態勢。農人們積極學習先進生產技藝,培育出適宜當地風土的優質品種,逐漸形成新的優質瓜產區。位于江西省中南部的泰和縣在明代中期以前并不種植西瓜,每逢夏季都要前往南面的贛州和北邊的吉水采購價格不菲的劣質瓜。弘治初年,來自瓜鄉山東館陶縣(今屬河北省)的徐綱擔任淘金驛的驛丞。他傳授當地百姓種瓜之法,大獲成功。從此,泰和所種西瓜高產美味,淘金驛也成為西瓜著名產地。“西瓜:淘金驛地方出。舊無此種,邑人六七月間皆往贛州及吉水大洲販賣。二處之瓜小而且淡,其價頗貴。弘治初年,驛丞山東館陶縣人徐綱來任,始教民種之,由是盡得其法,而種之者益廣。其大如斗,味亦甘美,與北方之產無異。城西李穆詩:‘淘金上下十余家,弘治年來盡種瓜。斈得徐丞培養法,如今翻向北人夸。’(《泰和縣志》)”。江南農業向來發達,在西瓜栽培方面也是可圈可點,許多質量上乘、馳名遐邇的西瓜品種被培育成功。“薦福瓜,出蘇州府城南二十里;蔣市瓜、牌樓市瓜皆美,出太倉州;一種陽溪瓜,秋生冬熟,形略長扁而大,瓤色如胭脂,味最美,可留至次年,云是異人所遺之。”明朝中后期,西瓜經由閩粵移民從海路傳入臺灣地區。

      

       (四)全面發展

      

    清朝的西瓜生產盛極一時,達到中國傳統社會的頂峰。除卻西藏、黑龍江,其余各省都有西瓜的種植。河北(京津)、山東、河南仍然是最主要的瓜區,山西、陜西、江蘇(上海)、浙江、福建(臺灣)則次之。西瓜生產的分布表現出一定的規律性,并且越是主產區越發明顯:瓜區基本依傍于河川、海濱,(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西瓜   飲食文化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語言學和文學 > 文化研究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17462.html
    文章來源:《中國農史》2019年第2期

    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