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姚大志:道德自由的兩個原則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15 次 更新時間:2019-07-31 00:17:44

    進入專題: 道德自由     西方道德哲學     人的自由     行動自由     意志自由     自主原則     選擇原則  

    姚大志  

       內容提要:西方道德哲學中有兩種傳統的自由觀念,即行動自由與意志自由。行動自由的觀念太弱了,不足以支持道德自由和道德責任;而意志自由的觀念太強了,不考慮道德自由和道德責任所需要的主觀條件與客觀條件。因此,我們需要一種超越兩者的道德自由觀念,它就是“人的自由”。“人的自由”觀念由兩個原則構成:一個是自主原則,它體現了道德自由的理想,要求人們成為自己的主人;另外一個是選擇原則,它體現了道德自由的本質特征,要求人們在行動時能有選擇。

       關 鍵 詞:道德自由  西方道德哲學  人的自由  行動自由  意志自由  自主原則  選擇原則

      

       一個人在什么情況下對自己的行為是負有道德責任的?這是當代道德哲學關心的一個重要問題。絕大多數人都有這樣一種直覺,即道德責任以道德自由為前提。如果一個人是自由的,那么他就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如果一個人是不自由的,那么他就不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責。這種直覺顯然是正確的。

       在道德責任與道德自由問題上,當代道德理論可以分為三種不同的觀點,即相容論、自由論和強決定論。雖然這些道德理論在這些問題上持有不同的觀點,但是它們都承認道德責任以道德自由為前提。對于相容論和自由論,人是自由的,從而他們應該為自己的行為負有道德責任。雖然強決定論主張人不是自由的,但是它也認為人不應該對自己的行為負有道德責任。也就是說,即使對于強決定論,道德責任仍然以道德自由為前提,盡管它對兩者都加以否認。如果當代道德理論都認為道德責任以道德自由為前提,那么產生這樣一個問題:什么是道德自由?

       在西方道德哲學中,主要有兩種道德自由的觀念,即“行動自由”與“意志自由”。鑒于這兩種道德自由觀念都存在重大缺陷,我們試圖提出第三種自由觀念——“人的自由”。這種“人的自由”由兩個原則構成,它們是自主原則和選擇原則。

      

       一、行動自由與意志自由

      

       自近代以來,西方有兩種主要的自由觀念,一種是以霍布斯為代表的行動自由觀念,另一種是以康德為代表的意志自由觀念。前者關注的焦點是行動自由,它認為自由的本質特征是沒有障礙,而且它用必然的因果關系來解釋人的行動,盡管它主張自由與必然是相容的。后者關注的焦點是意志自由,雖然它主張人的意志是絕對自由的,不受因果必然性的支配,但是它在自由中強調的東西與其說是自由行事,不如說按照法則行事。

       對于行動自由觀念,自由的基本含義是沒有障礙。一個人是自由的,這意味著他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任何事情。當然,一個人不是想做什么就能夠做什么,他會面臨主體能力和客觀條件的限制。然而,自由的障礙不是指這些限制,而是指來自外界的強制、威脅、操縱或干涉等,這些東西會阻礙一個人的行動。沒有這樣的外界阻礙,一個人就是自由的,也就是說,他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按照這種行動自由觀念,雖然一個行動是自由的,但它歸根結底是由先前的因果事件決定的。也就是說,從事件的因果關系鎖鏈來看,這個自由的行動是必然的。這種觀點為道德自由與道德責任帶來了雙重麻煩。首先,我們說一個行動是必然的,這意味著它一定會發生,而不存在其他選擇的可能性。然而,大多數道德哲學家認為,只有存在其他選擇的可能性,人們才擁有道德自由,而人們只有擁有道德自由,才會對自己的行動負有道德責任。其次,如果一個行動是因果關系鎖鏈中的一環,那么這會導致道德責任的無窮回溯。因為按照這種因果關系,一個人對自己的行動是負有責任的,這會要求他對導致其行動的原因也是負有責任的。如果一個人的行動是由先前的因果鎖鏈決定的,那么這會導致責任的無限回溯,即我們在追問某個行動的責任時,會繼續追問責任的責任……以至無窮。在這種無窮回溯中,行動的道德責任就會出現問題。

       除了“行動自由”之外,西方道德哲學還有另外一個傳統,即“意志自由”,而這個傳統主要是通過盧梭和康德傳承下來的。如果說在“行動自由”的傳統中自由意味著沒有阻礙,那么在“意志自由”的傳統中自由意味著服從法則。對于盧梭,一個人是自由的,這是指他能夠自愿服從由人民制定的法律;對于康德,一個人是自由的,這是指他能夠服從實踐理性所贊同的道德法則。

       盧梭主張,人們在自然狀態中享有自然的自由,但是通過社會契約建立起國家之后,人們所享有的“自然的自由”就變成了“社會的自由”。與自然的自由之無拘無束相比,社會的自由需要服從法律的約束。因此盧梭認為,“只有嗜欲的沖動便是奴隸狀態,而唯有服從人們自己為自己所規定的法律,才是自由”[1]30。自由需要服從法律,而法律是人民意志的表達。盧梭把人民的意志稱為“公意”,但是公意既不是所有個人意志的代表,也不是所有個人意志的總和。對于盧梭,所謂自由是指個人應該服從自己制定的法律,這實質上意味著個人必須服從公意。如果任何個人出于個人利益的考慮不服從公意,那么全體人民就要迫使他服從。按照盧梭的說法,迫使個人服從法律,這也就是“要迫使他自由”。因為在公民社會里,一個人要使自己的個人利益服從共同體的整體利益。在盧梭的自由觀念中,有兩樣東西容易引起人們的質疑:他的公意是神秘的,沒有人能夠說清楚它是什么;他的自由觀念中包含有強迫的含義,即迫使個人服從多數人的決定。

       一般而言,康德的實踐哲學在很大程度上是承襲盧梭的,在政治哲學方面更是如此。就此我們可以說,康德的自由觀念與盧梭的自由觀念是一脈相承的。雖然我們可以把兩者所說的自由都視為“意志自由”,但是與盧梭相比,康德的自由觀念有三點明顯不同。第一,康德認為,人是自由的,這意味著他在行動時應該服從道德法則。雖然兩者在自由中都要求服從法則,但是康德所說的法則是道德的,而盧梭所說的是法律的。康德的道德法則是實踐理性建立的,即“應該把行為準則通過你的意志變為普遍的自然規律”[2]40。盧梭的法律則是通過人民的意志建立的,即法律規則的內容體現的是“公意”。第二,在康德的自由理論中,理性擁有最高的權威。雖然意志是自由行動的直接動因,但是“理性在實踐法則中直接決定意志”[3]24,因為歸根結底理性為意志立法。然而在盧梭的自由理論中,意志擁有最高的權威。不是理性決定意志,而是人民的意志決定個人的理性。第三,康德明確提出,自由概念有消極與積極之分,消極的自由意味著沒有外部原因的限制,而積極的自由意味著服從道德法則。在這個問題上,康德認為每個人都持有雙重的身份,他既是法律的服從者,也是法律的制定者。因為每個人都是立法者,所以在他對法則的服從中,一方面,他是自愿服從法則的,另一方面,他服從的是自己為自己制定的法則,因此,康德把這種對法律的服從稱為“自律”。在這種意義上,康德的積極自由就是自律。

       行動自由要求人在行動時不受限制,沒有外部的障礙,能夠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按照這種自由觀,假如我想走出房間到外面參加一個集會,卻被鎖在房間里面,那么我就是不自由的。但是,如果我收到一個不得參加這個集會的警告,但沒有被鎖在房間里,那么我仍然是自由的。而我們一般認為,無論是對行動的直接限制,還是提出某些威脅,它們都是對自由的侵犯。在這種意義上,行動自由的要求太低了。

       與行動自由的觀念不同,意志自由的觀念關注的東西不是行動,而是意志。意志是否是自由的,不在于外界是否存在限制,而在于意志本身。盡管外部世界存在著對意志的限制,但意志在本質上是不受外部限制的。起碼在康德道德形而上學的意義上,意志只服從自己的法則,而不服從外界的強制。按照這種自由觀,如果我收到了不得參加某個集會的嚴厲警告,我仍然是自由的,因為在這個威脅面前,最終是否參加集會,決定權仍然操之在我,即我可以無視威脅去赴會。即使我被鎖在房間里,我的意志仍然是自由的,雖然我不能親臨現場,但我可以心向往之。在這種意義上,意志自由的要求太高了。

       讓我們總結一下。行動自由的觀念太弱了,不足以支持道德自由和道德責任,而意志自由的觀念太強了,不考慮道德自由和道德責任所需要的主觀條件與客觀條件。因此,我們需要一種超越“行動自由”與“意志自由”的自由觀念,即“人的自由”。

      

       二、自主原則

      

       “人的自由”是相對于“行動自由”和“意志自由”而言的。名稱的差別反映了關注點的差別,“人的自由”在自由問題上關注的東西既不是行動,也不是意志,而是人本身。另外,這三種自由觀念對自由的理解也不同。與行動自由不同,“人的自由”觀念不僅要求不得給行動者設置外部的障礙,也不得對行動者進行威脅和操縱。威脅和操縱是對自由的明顯侵犯,因此“人的自由”比行動自由的要求更高。與意志自由不同,“人的自由”觀念不僅要求有選擇的自由,而且也要求有選擇的能力,要求行動者能夠進行有意義的選擇。如果一個人的行動和思想都屈從于維持生存,只要選錯一步就會死掉,這個人就沒有自由。僅僅有善與惡之間的選擇是不夠的,還必須擁有善與善之間的選擇。也就是說,“人的自由”需要行動者擁有相關的能力以及適當的選項。在這種意義上,“人的自由”比不考慮條件的意志自由的要求更低。

       按照我們的上述分析,無論是“行動自由”還是“意志自由”,都無法承擔起支撐道德自由和道德責任的任務。如果這樣,那么我們下面需要論證的是,“人的自由”能夠承擔起這樣的任務。道德自由是道德責任的前提。如果這樣,那么道德自由應該擁有兩個特征。第一,人是自由的,這意味著他是自己行為的起源,他做什么事情的最終原因在于他本身。第二,人是自由的,這意味著他做了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他本來也可以選擇做其他的事情。在“人的自由”觀念中,第一個特征被稱為“自主原則”,第二個特征被稱為“選擇原則”。“自主原則”體現了道德自由的理想,即如果一個人是自由的,那么他就是自己的主人。“選擇原則”體現了道德自由的本質,即除了行動者所做的事情之外,他應該還有其他的選擇。我們在本節討論自主原則,在下節討論選擇原則。

       Autonomy這個詞在哲學中有兩個基本含義,一個是康德在其道德形而上學中所強調的,即對道德法則的服從,因此,它在康德哲學中一直被譯為“自律”。這個詞的另外一個基本含義是自己決定自己,自己管理自己,在這種意義上我們應該把它譯為“自主”。更為重要的是這個詞在不同的自由觀念中所具有的不同含義:在康德的“意志自由”中,Autonomy意味著道德主體應該服從法則;而在我們所說的“人的自由”中,它則意味著道德主體的自我決定。我們把這種自我決定看作自由的一個原則。

       自主意味著人是自己的主人,其思想和行為發源于本身,并且是由自己決定的。人的行動最初可能由欲望驅動,但是,有時候人有許多欲望,而在特定的時刻和地點只能實現其中的一種,有時候人的欲望是有害的,實現這樣的欲望與他本身的利益相沖突。因此,人會對自己的欲望進行反思。在反思中,人基于自己掌握的信息和所具有的信念,或者在眾多欲望中選擇一個加以實現,或者認識到自己的原初欲望是有害的,它根本就不值得實現。在這樣的反思中,人們追求更有價值的目標,制定更美好的人生計劃,努力實現自己的理想,并且在這樣的追求過程中改變自己,豐富自己,進而創造出新的自己。人生是一個制定目標和實現目標的持續過程,在這個過程中的某些重要節點,人是否能夠做出自主的決定,是否能夠決定自己做什么,這意味著他是否是自由的。

    “人的自由”與行動自由和意志自由的區別,不僅體現在自由概念本身,而且也體現在自由的敵人上面。(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道德自由     西方道德哲學     人的自由     行動自由     意志自由     自主原則     選擇原則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倫理學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17496.html
    文章來源: 《吉林大學社會科學學報》 2018年06期

    2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