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熊玠:中國又不是第一次“崛起”,談何“修昔底德陷阱”?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934 次 更新時間:2019-08-02 00:25:24

    進入專題: 中國崛起   修昔底德陷阱  

    熊玠  

       編者按:近期,在上海國際問題研究院舉辦的“臺港澳縱論”系列學術沙龍中,紐約大學政治系終身教授、著名國際法專家熊玠教授對當前的中美關系、中美大國競爭和美國一些學者所宣揚的中美將掉入“修昔底德陷阱”發表了自己的看法。熊玠教授曾先后擔任紐約大學政治學教授兼該校政治研究所主任,美國當代美亞研究中心主任,美國政治學會、國際問題研究協會、亞洲問題研究協會、國際法協會、中國問題研究協會會員,一直以來是中美關系的資深研究者和參與者,和美臺上層關系頗深,與美國前總統卡特、里根有一定交往。

      

       以下是熊玠教授講話內容節選:

       關于中美關系,我認為應該有一個比較長的時間的視野,不能只談眼前,或者只看1979年以后的中美關系。我們對于中美關系的認識應該推到美國首先對亞洲有興趣的那個時間點。

       美國開始對中國有興趣可以上溯到1892年的美西戰爭,因為西班牙被打敗了,所以將它在亞洲的殖民地——菲律賓讓給了美國,美國把菲律賓拿來之后就開始了對亞洲的注意,免不了就對中國投來了目光。

       當時的美國國會把中國形容“unlimitable market"——“不可限制的市場”,這是對中國感興趣的第一個理由。第二個理由是教會,美國的教會看到有四萬萬的中國人可以被傳教。商業、宗教這兩方面利益,促使了美國開始對中國進行經營。

       但是很快,美國發覺英國和日本等國家已經捷足先登,在中國建立了勢力范圍,甚至在上海這樣的城市有租界。于是美國開始利用政治手段,倡導“門戶開放”政策,本質的意思是要求中國對所有國家要開放,大家平等,對你開放也要對我開放——這是美國人玩政治的手法。最后斗爭的結果是各國在1922年華盛頓會議簽訂了《九國公約》,這九個國家包括美國、英國、日本和中國,《九國公約》規定要“保全中國的主權和領土完整”,而美國就利用這個條約把門戶開放國際化、法律化。

       為什么我們看中美關系要講這個,這個對中國很重要,因為如果沒有這條約,中國很有可能已經被列強瓜分,那個時候我們有強烈的證據,英國陰謀伙同日本、俄國、意大利將中國瓜分,因為他們的勢力范圍已經定了,他們想要把自己的勢力范圍合法化。美國的這個條約把瓜分中國變得不可能,這在某種程度上來說是救了中國。所以我們今天罵“美帝”、“美帝”的時候,我還是要講,“美帝”對于中國是有過貢獻的,這個話,尤其是分析中美關系一定要先講。

       講了這段歷史之后我們就可以接著說,我們中國對你們美國人也有恩,這是我們對美國講話的方式。很多時候有的人沒有聽懂,上一次我有一個朋友的兒子,是一個美國人,我講完話之后他對我說,覺得我說話很有技巧——先說美國對中國有貢獻,再說中國對美國也有貢獻,這樣你批評美國就站穩了腳跟。

       那么,中國對美國有什么貢獻呢,日本人炸珍珠港之后,美國跟中國和共同的敵人——日本作戰,這是美國人自己承認的。中國在中國境內拖住了幾十萬日本大軍,如果沒有中國,這些日本軍隊就會被用在美國身上,所以中國對美國有恩,再加上尼克松時代,打中國牌對付蘇聯,這樣就孤立了蘇聯,最后把蘇聯拖垮,所以中國對美國也有恩。

       今天,特朗普總統批評中國,把中國當做蘇聯之后的第二個敵人,這是沒有道理的,用我們前面說的作為依據,這個說法是站不住腳的。

       談到中美貿易問題,我認為我們眼光不要看得那么窄,這絕對不是只是一個貿易的問題,從特朗普的眼光來看,中國是蘇聯在二戰之后的另外一個敵人,一定要把中國打垮,要不然中國會威脅到美國的安全。為什么,他有理論的基礎,我教國際法之外還教國際政治,美國的學術界一直以來有一個理論:任何崛起的國家一定不是侵略別人就會是威脅別人,在歷史上一共有五個例子,我加一個例子就一共有六個例子:

       第一,十七世紀、1648年韋斯特伐利亞體系建立之后才有了國際社會,從17世紀以后,第一個崛起的是英國,英國工業革命之后建立了日不落的大帝國;第二個是拿破侖的法國,給歐洲帶來二十年的戰爭;第三個是明治維新后的日本,崛起后就侵略了中國的附屬國朝鮮,20世紀日本不單是在中國侵略還跑去侵略了東南亞地區;第四個例子是德意志民族統一之后給人類帶來兩次慘絕人寰的世界大戰;第五個例子是斯大林在二戰期間擴充蘇聯,在二戰以后給世界帶來四十多年的冷戰;我再加一個,二戰后的美國獨霸,造成朝鮮、越南、阿富汗等地的戰火,以后又打進了伊拉克,最后還有利比亞,這都是美國獨霸的例子。

       但是,有了這些例子后,美國學術界得出的結論有問題,這個結論是“修昔底德陷阱”——古希臘斯巴達是霸主,和今天的美國一樣,后來,雅典起來了,雅典起來得快,給斯巴達帶來了恐懼,引發了斯巴達和雅典之間的戰爭,而寫這個戰爭的著名歷史學家叫修昔底德,所以大家就把這個現象用“修昔底德陷阱”來形容。現在很多人認為美國是當年的斯巴達,中國是當年的雅典,他們就散布這樣的思想,認為美中是不是也會爆發像當年那樣的戰爭。

       我在自己的一本英文書——The South China Disputes and US-China Contest,International Law and Geopolitics里給出了我的觀點,我駁斥這個理論,我說你上面的四個例子也好,五個例子也好,都有一個共同點,就是這些國家都是第一次崛起,中國不是。

       中國官方自十八大之后不再用“崛起”這兩個字——和平崛起大家都覺得了不起,但是問題是,歷史上凡是崛起國家沒有是和平崛起的,所以我們不能說自己是崛起,我們得說我們是復興。十八大之后官方更多用了“復興”這個詞。

       中國不是第一次崛起,而是第二次復興,何以見得?我們中國自己沒有數據,我用了英國人的數據,再參考了荷蘭的數據,甚至日本的數據,都證實了英國人的數據是可靠的。英國人的數據來自Angus Maddison,他是英國的一個經濟歷史學家。從他的數據我們知道,中國從公元713,就是唐朝開元盛世唐玄宗時期開始一直到1820年,這一千多年來,國內生產總值一直是世界上最大的,比歐洲所有國家加起來都大。很可惜,國際社會上沒有這個先例——一個國家一千多年是第一,被打下去了150年再起來,它的表現會是什么,我們沒有這個先例。所以我們就不知道中國第二次復興會有什么表現。

       可是我們有三點指標可以讓我們推想未來的結果:

       第一,中國第一次崛起有沒有侵略別人。我們之前講的六個例子不一樣,中國第一次起來的時候并沒有侵略別人,也許你認為中國人自己的歷史侵略別人可能不會講,可是中國是被十幾個鄰國包圍的國家,如果中國侵略過他們,中國的歷史沒有記載,他們的歷史也一定會有記載,而他們的歷史沒有記載。

       曾經有一個美籍韓裔的教授他研究中國從明朝開始到19世紀,500年的對外交往歷史,這期間中國只參加了兩次國際戰爭,其中一次還是日本人發起的——日本人打朝鮮,中國幫助朝鮮,另外一次是中國對越南,因為那個時候越南是中國的藩屬。而我們想想歐洲在這500年打了多少戰爭。所以說中國的第一次強盛期就沒有侵略別人。

       第二,在這一百多年的低谷期,中國學到了什么?我為什么會提出這個問題,因為我曾經在研究聯合國憲章的制定:草案是美國國務院提出的,后來送給英國人看,蘇聯不感興趣,法國是流亡政府沒有參與,最后送給中國政府看,中國政府看到草案里面憲法第二條第三款講,所有聯合國的會員國在他們國際爭端的時候要和平解決,為什么——so that,peace and stability,and justice,will not be endangered——和平與穩定,逗號,與正義,逗號,不會被威脅。當時我看到這段我就在想,為什么要peace and security之后加一個逗號,and justice后面再加一個逗號,為什么不是peace,justice,stability,and justice will not be endangered。少掉一個and和一個逗號。

       我就開始研究,因為在國際法中,一個逗號都不會有錯,而為什么這里多了一個逗號,還多了一個and,結果研究出來,是中國政府看了這個報告之后想,國際爭端要和平解決沒錯,可是和平解決有時候是大國對小國的一種命令——我告訴你怎么解決,你去解決吧——這不合乎正義。所以變成and justice是中國人加進去的,逗號,and justice,在英文中等于括弧,是當時的顧維鈞大使加進去的。

       這是我的發現。所以中國一百多年被人欺負的歷史教會我們,社會正義非常重要,中國一百多年被人欺負讓我們知道了一定要幫助弱小,所以當我們稍有起色后就拼命幫助非洲落后的國家。這是美國政府絕對不可能做到的。此外從我們最早孟子說,文王“以大事小”。我對很多文化研究的結果從來沒有任何一個文化教你以大事小,只有中國。今天中國起來了,依然遵循這樣的傳統。

       最后,我想從國際法的視角談一談中美貿易戰。貿易戰中,中國在一定程度上忽略了國際法的重要性。

       增加關稅這個事情在以前小布什總統時期做過,但是失敗了。小布什2002年三月宣布美國對進口的鋼鐵加17%-33%的稅,這個比特朗普對中國加的25%的稅還要高。出口美國鋼鐵的的國家是歐洲和日本,結果歐洲與日本聯合起來到世貿組織告美國——世貿組織最基本的幾大規則之一就是稅率都是兩個國家之間簽訂的,另外一個原則是普及,你們雖然只是你們兩個國家定了其他國家也可以享受到了,可是一旦稅率被世貿組織登記以后,你就不能用這樣那樣的理由更改——所以那時歐洲和日本聯合起來把美國告到了世貿組織,世貿組織成立了一個專家小組,最后研究出兩點:

       第一,美國違背了世貿組織不可以單方面更改關稅的規定;

       第二,授權歐洲和日本對美國可以施加懲罰式關稅,一直到(歐洲和日本)拿回損失的46億美元為止。

       這是2003年9月公布的,不到三個月,2003年的12月初,小布什就收回成命,不加稅了。為什么中國不效仿歐洲和日本的先例呢,如果你要去告,有現成的判例,最后一定會有同樣的決定,美國單方面加稅是違背WTO規章的,這個比告小布什那一次還要加一條,因為世貿組織有一條規則是,你不能歧視,你對中國加稅,為什么沒有對其他國家加稅啊。因此,美國既違背了你不可以單方面加稅這個規定,也違背了不可以歧視任何成員國的規定。

       但是,這一次中國反而是以被告的身份去應訴,因為美國將中國告到了世貿組織,說中國侵犯美國的知識產權,面對這樣的情況,我認為中國也應該善用國際法,充分利用世貿組織的規則維護自己在全球貿易上的合法權益。

        進入專題: 中國崛起   修昔底德陷阱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國際關系 > 國際關系演講稿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17528.html
    文章來源:觀察者網

    11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