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姚洋:第四次工業革命,要防止引起社會反向運動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425 次 更新時間:2019-08-02 00:27:42

    進入專題: 第四次工業革命  

    姚洋 (進入專欄)  

       【6月12日,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院長姚洋教授出席于成都舉行的“興隆湖畔·新經濟發展論壇”,發表題為“科技與社會進步”的主旨演講。

       姚洋教授以工業革命為線索,探討技術進步與社會發展之間的聯系,并對技術發展所帶來的負面效應發表看法,展示了科技進步與社會發展之間復雜的對立統一關系。】

      

       第四次工業革命:人類的腦力將被替代

      

       從我們遠古時代的農業革命到工業革命,每一次進步,都離不開科技的發展。但是,每次科技的發展都對人類社會的組織提出了巨大的挑戰。

       本次的所謂第四次工業革命,挑戰會超過以往任何一次。人類在過去的200多年間共經歷了四次工業革命:第一次工業革命的標志是蒸汽機,我們在農業時代能夠利用的力量,僅僅是大自然給我們的力量,但是工業革命使得我們可以利用自己創造的東西來服務于人類,這是非常了不起的。

       第二次工業革命是電氣化,發生在19世紀的60、70年代,麥克斯韋發現了電磁學。人類第一次可以控制電,這樣使得能源發生了深刻的變革。不像以前,從自然界直接拿來燒,而是轉換成了電力,改變了我們的生活和社會。百年之后,第三次工業革命,計算機出現了。這種大容量的計算,信息的高速傳遞,使得人類有了一個飛躍性的發展。那么到了第四次工業革命,雖然標志很多,但最重要的是人工智能,這代表著人工最終是要被替代的,以前是替代體力,這次要替代腦力。從技術發展來講,這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飛躍。

      

       人類不勞動,人的意義何在?

      

       第一次工業革命、第二次工業革命一方面是機器開始替代人力,另一方面也對人類社會結構產生了巨大影響。

       在農業社會,每一個人既是生產者,又是消費者,也是生產的組織者。中國的農村工業化走得比別的地方好,是因為中國有小農經濟。為什么小農經濟容易產生農村的工業化呢?因為每一個農民都是一個企業家,這代表著他不光是一個消費者,還是生產者、組織者,這是過去人類的社會組織形式。

       突然間機器化大生產之后,人類都被剝離到了工廠里頭,就跟機器是一樣的,變成了一個螺絲釘。所以大家看卓別林的電影《摩登時代》時也會發現,人變成了一個機器,這就是馬克思所說的“人的異化”。第二次工業革命沒有改變這個狀態,盡管是電氣化,但是它延續了第一次工業革命這種機器化大生產的過程。

       到了第三次工業革命,是人性的部分回歸,計算機來輔助我們做一些繁瑣的計算工作。計算機大規模產生之后,沒有替代多少勞動力,反而加強了我們的勞動力,特別是所謂的高端工種,實際上是提高人的價值,而不是減少。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是使得人性重新回歸,人變得更加完整。

       但是,到了第四次工業革命,就發現我們沒有勞動的必要了。這不僅僅說體力勞動沒有必要,甚至腦力勞動都沒有必要了。也許是3、4年前,我們還會經常地去銀行的柜臺辦點業務,而今天你去銀行的柜臺辦理業務的時候,會發現那些所謂做柜臺服務的人,甚至一些做財務評估的人,都會被替代。那么當人類不勞動的時候,人的意義何在?

       馬克思所想象的共產主義社會是一個勞動的社會,馬克思說共產主義社會是物質極大豐富的社會,但是他仍然說人是需要勞動的。人的解放是什么?是你早晨做漁夫,上午做農民,下午做工人,晚上去做一個思想家。而到了今天不需要勞動了,人怎么辦?

       有些國家現在試行一個基本收入制度,比如說在奧地利(每個月)拿600歐元,如果你有房子的話你基本上可以活下來,但人活著干什么?有人說我們都可以去搞創意,但我們不需要這么多人搞創意。有人提過,從20世紀初有電影以來,能夠成功地靠演電影活著的演員不超過20%,多數演藝從業者實際上也不能光靠演電影活下來,我們不需要那么多的人搞創意。

      

       技術進步,使得高端工種被替代

      

       再看就業。第一次工業革命和第二次工業革命實際上是創造就業。有很多經濟學家說,我們不用擔心第四次工業革命,它不會替代勞動力,還會創造更多的就業崗位。

       并不是這樣。在第一次工業革命和第二次工業革命的時候,是大規模的農村勞動力轉移到城里,是在創造就業,因為這部分勞動力在農村的時候并沒有充分就業,只是在假裝就業。他們到了城里之后,才變成充分就業。所以不能說第一次工業革命和第二次工業革命是在替代勞動,而是在創造就業。

       到了第三次工業革命的時候,恐怕就打成了平手,計算機沒有替代很多的勞動力,而是輔助了勞動力,特別是比較高級的勞動力。

       第四次工業革命卻是在向高端勞動力代替。我去一個鞋廠的時候,鞋廠老板把我帶到工人流水線前,告訴我現在這個工種還需要一個工人,但實際上我只要把機器調一下,這個工人就被替代了。再往上,一些高端的工種,實際上也在逐步被替代。

       有一種說法是,你要想就業,就必須獲得更多的教育,但實際上這件事情并沒有發生。舉個例子,美國除了加州,還有華盛頓附近有很好的就業外,整個廣大的中西部地區是沒有多少就業機會的。很多老百姓他即使受了大學的教育,也未必能做成新技術所要求的那個工種。

       我們現在在做一個項目叫做“中國2049”。本來我們擔心老齡化會影響我們國家的勞動力供給,現在看來其實根本不用擔心,因為AI和自動化的采用,在未來的30年里頭,根據我們的計算,它可以替代1.8億的勞動力,這個超過我們勞動力的下降率。

      

       技術發展讓經濟更加集中

      

       再看技術和經濟的集中。這是美國民主黨和共和黨候選人的得票結果,藍顏色是民主黨,紅顏色是共和黨。

       1960年是民主黨獲勝。到了1976年,卡特勝了,他主要勝在南方各州,這跟民主黨在整個六七十年代關注及支持南方的民權運動是有關系的,所以卡特贏在了南方。

       到了1992年,在克林頓的第一個任期時就能明顯發現他能贏的州都在西海岸,這是技術最發達、社會最激進的地方,還有新英格蘭地區和中部的一些州。

       再看08年,奧巴馬贏得選舉,他仍然占據的是西海岸、東海岸和中部少數州。到了16年,希拉里克林頓雖然敗選,但是還是得看她的得票數,實際上超過了特朗普250萬選票,但是,她的選票主要集中在東西海岸。

       從簡單的50年美國歷史就能看到,美國中部的就業在慢慢流失,而且幾乎是永久性的。能夠就業的人都到東海岸,西海岸去了。中部的州即使能得到部分就業,其質量也不是很高,而東西海岸都是非常高端的人才,一般的大學教育是根本不可能獲得就業機會的。

       我們再看一下中國的經濟集中情況,這是淘寶賣家的一個分布統計,非常明顯的是集中在東部。淘寶提供了一個工具,那就是所有的人都可以賣東西,但是從數據中可以看到,他們其實非常集中在東部。

       第二個數據是我們國發院下面的數字金融中心發布的數字普惠金融的分布。2011年時還是很明顯地集中在東南沿海,這跟阿里巴巴有一些關系。然后到了2015、2018年,它分布得更廣泛一點,但是集中的地區仍然是東部。也就是說新經濟,或者說互聯網經濟的發展,它沒有拉平整個中國,而是讓中國經濟發展更加集中。

      

       發展技術的同時,如何保護人類社會?

      

       最后我們來看技術和社會之間的關系。有人會說我們應該擔心機器最后反過來統治人類,但我估計這種事情不可能發生,人類不會愚蠢到讓機器來主宰我們自己,因為畢竟是我們來寫代碼告訴機器做什么。

       但是技術可以主宰我們的生活,可以無死角地來監控我們,而且這一點現在已經開始發生。

       那么這為什么是一個重要的問題呢?第一個問題就是隱私問題。現代社會保護個人私域程度是一個重大標準,也是人類社會的一個重大進步。

       我們活著首先是為自己活著,我相信馬克思也會承認這個,因為他說過個人的解放是全人類解放的前提。但我們現在看到的情況就是,特別是在中國,我們隱私的保護越來越弱。人成為技術的奴隸,算法左右決策,“抖音”左右生活情趣……現在我們每天都生活在算法之中,比如你打開你的計算機或者手機,然后去查一個機票的價格,只要你敢查第二次,他馬上就給你漲價,而且他肯定會調查你過去的上網記錄,給你一個畫像,給你個人定一個價。我們的命運實際上被掌握在了算法的手里。

       核心的問題是,科技會不會最終影響到人的主體性?這并不是說真正的讓機器來統治我們,而是也許不知不覺中,我們會自愿地成為技術的奴隸。還有一個重大的問題就是,政府的邊界在哪里?這是全球面對的共同問題。

       從棱鏡門所揭露的這些東西來看,美國政府已在無死角地監控著美國,甚至全球社會。《1984》小說里頭說老大哥在看著你,實際上我們是在被觀察,但是政府有沒有這樣的一個邊界——它即使知道這些信息,但是他不會用信息的優勢來做對個人不利的事情。這是非常嚴肅的問題,最終它可能會威脅到一個開放的社會,人人變得自危,言路受阻,小心翼翼,這樣一個社會是不是我們所希望的樣子?

       《大轉型》的作者、經濟史學家卡爾·波蘭尼曾考察英國的資本主義發展。他發現不加限制的市場最后會摧毀社會的纖維,并最終摧毀市場本身,因為市場要依賴社會纖維而存在,沒了社會就不可能有市場。當時他考察的是第一次工業革命和第二次工業革命時代的英國,他所發現的那些規律性的方法,到了今天仍然是有參考價值的。

       他最后的結論是,當市場無節制地運作的時候,會引起社會的反動。也就是說社會會要求國家對市場進行一定的限制,這種限制最終對保護市場是有利的。今天也是一樣,技術在不斷地沖擊我們社會的纖維和組織,也會引起社會的反動。全球都在討論這個問題。

       技術的發展仍然是人類社會發展的前提。說遠一點,每個人注定都要死亡,地球也注定要死亡,大概七億年之后,太陽會變成一個紅巨星,會膨脹。所以電影《流浪地球》就是人類開著地球趕緊逃跑,否則就會被太陽給吞噬掉。

       人類如果不想死亡,文明不想消亡的話,就只能依賴技術,甚至要逃離太陽系,只能把自己變成機器人。所以技術進步仍然是第一位,但是,在這個過程中怎么保護人類社會,也是我們要去思考的問題。

       舊金山已經成為美國及全球范圍內第一個禁止人臉識別的大城市。這個禁令不僅僅是指在馬路上給人群拍照,它甚至包括警察也不能用人臉識別來追蹤逃犯。在這個事件中,舊金山設立了一個榜樣,因為人臉識別是一個非常前沿的技術,但是舊金山仍然頒布了禁令,這就是社會反動的一個例子。

       關于技術的使用并沒有標準答案。我們國家在很多領域都是走在世界前面,或者說接近世界前沿。在移動通訊、AI和自動化領域已經是處于或接近世界領先水平,并且在其他一些地方也在趕超,但我們的技術所帶來的一些負面的影響也已經顯現出來了。

       比如我們在搞的征信系統,實際上全球社會對我們這個征信系統是有疑問的,當然他們這個疑問是夸大的,但我們自己是不是也要有一個警覺?這個征信系統的邊界到底在哪里?

       那么,怎么去破題呢?

       大家都知道騰訊是游戲起家,現在成為了一個國際性的巨型公司,馬化騰也在帶領騰訊的核心團隊思索這個問題——在一個新時代里,怎么做?他最后提出來一個口號叫“科技向善”,這是一個很模糊的概念,什么叫“科技向善”,現在仍很難去解釋。但騰訊有了這樣的一個方向后,會對它的發展起到一個主導作用。

      

      

    進入 姚洋 的專欄     進入專題: 第四次工業革命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經濟學 > 經濟學演講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17529.html
    文章來源:觀察者網

    10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