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楊百揆:民主與自主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67 次 更新時間:2019-08-02 00:47:28

    進入專題: 民主   自主  

    楊百揆  

       民主是我國政治體制改革的核心問題,但自19世紀末中國人引入民主概念后,始終沒有在理論上搞清它。

       “民主”的希臘文和拉丁文原意都是指民眾或多數人的統治,沒有別的含義。古代希臘人的實踐也是如此。文藝復興特別是啟蒙運動以后,民主的理論和實踐逐漸分為幾大流派。一些流派只堅持其當初的原意,另一些流派則在堅持其原意的前提下深究其條件和適用范圍。這種理論和實踐的分歧一直發展至今。

       分歧中最核心的問題就是民主與自由的關系問題。因為自由是人作為人應有的基本權利,或者說是人對自己行為的自主抉擇,民主與自由的關系亦即民主與自主的關系。

       古希臘時的“民眾”實際上是指自主的或有自由權利的公民(自由民)的集合,所以當時的民主大體上是建立在公民自由或自主基礎上的。盡管如此,民主有時也侵奪公民的基本權利,侵害自主,如蘇格拉底就是以言論罪被民主地處以極刑的。

       中世紀后期的歐洲(及現在很多國家),“民眾”或多數人實際上不能自主,無基本自由權,還不是“自由民”,所以法國大革命的口號“自由、平等、博愛”,“自由”是放在首位的。其它國家還有“不自由,毋寧死”;“生命誠可貴,愛情價更高,若為自由故,二者皆可拋”等。當然,以上自由都是指在不侵害他人自由前提下的自由,但自由是前提、是目的。

       歷史上這種自由與不自由的不同情況,很多理論家和政治鼓動家并未探究。他們鼓吹民眾或多數人的統治(民主),而不管是否有自由或自主的前提和目的。這樣在實踐中就不斷出現“多數專制”的現象。因為多數人或其代表機構(即使確是按民主程序產生的)決定社會中每個人必須做什么,想什么,說什么,如何具體地生活等,從民主的原意上講,不能說是不民主的,它體現了多數人(民眾)的統治和決策;但其結果又是專制的,因為它使人失去了自主,侵犯或剝奪了人的自由。并且,在人不能自主的情況下,多數人往往是被少數人操縱的。所以未建立在自主基礎上的民主只是一種字義上的民主。但它確實是一種民主,有很大一個理論流派就是這樣理解它,闡述它的;歷史上也多次出現,現實中也大量存在這種民主。然而不管這一理論流派和實踐帶頭人當初的出發點是什么,其結果卻不那么民主,甚至不斷出現專制和暴政。

       另一些理論流派和社會實踐否定這種民主。他們自覺不自覺地將民主建立在自主的基礎上。簡單地說,必須先有一種個人能夠在經濟上和政治上自主的基本條件,即必須先造成一種人們能自主地謀生和自由地表達自己意愿的社會基礎和社會格局,在此基礎和格局之上,再形成多數人或“民眾”(這時已是經濟政治上獨立的公民的集合)的程序化的統治或管理,即民主。這種民主不能侵害個人、少數人或多數人的基本自主權,只能保護這種自主權,當它與這種自主權發生沖突時,它要服從這種自主權,因為自主(自由)先于和高于民主。

       中外很多人沒有弄清民主與自主的關系,認為現在一些國家缺乏“民主”,實際上這些國家主要缺乏的是公民和社會的自主。這些國家中的很多人爭取“民主”,他們中的一部分實際要的是自主,另一部分是在不能實現現代民主的條件下,盲目地爭取字義上的民主。

       在無自主社會基礎和社會格局的國家、地區,不管制度怎樣民主,很多人也會覺得不“民主”。因為無自主的民主治理,仍然會使人覺得無法表達自己的意志,實現自己的利益。其道理在于,很多問題上的意志、利益本來應是人們自主地抉擇的,可是卻被民主地規定了。問題的奧妙就在于此。

       無自主基礎而又采行民主的國家,只能是千軍萬馬擠獨木橋。這個獨木橋就是公共決策或政府決策,因為一切問題都是在這里解決的。多數人肯定擠不上去,所以這種社會體制怎么也會使很多人感覺不民主。不民主就再擠,一些人擠上去,一些人被擠下來,還是很多人感覺不民主;并使人們覺得民主會造成社會混亂,成本太高。人們沒有想到,問題是要改變這種社會體制或格局,使社會中關涉人們利益、要求的大部分問題由人們自己或基層社會團體自主地解決,而民主甚或不民主的政府或公共決策機關只能決定一小部分必須由它解決的問題。

       所以,對我國來說,應首先進行改制。將政府與社會,即與經濟經營、科學研究、輿論出版等分開,使后者成為利益獨立的公民、群體、法人,實現公民個人和利益群體的自主,政府只對不同的自主的社會利益進行協調,在此基礎上才能實現現代民主。而不是在不創建這種自主基礎的情況下,建設民主的政府,民主地解決各種本來應該是自主地解決的問題。這即當前改革中兩種思路的分歧所在。

       作者簡介:楊百揆(1950-2019),北京大學國際政治系畢業,曾任中國社科院政治學所助理研究員。著有《西方文官系統》、《美國總統及其選舉》、《現代西方國家政治體制研究》,合譯有《法律的正當程序》《法律的訓誡》《新官場現形記》等。

       文章來源::《中國現代化與政治發展》中的一節,作者寫于1988年秋。

      

      

        進入專題: 民主   自主  

    本文責編:陳冬冬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政治學 > 政治思想與思潮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17536.html

    5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相同作者閱讀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