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裴宜理:革命的傳統與適應性治理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189 次 更新時間:2019-08-03 08:48:14

    進入專題: 蘇區研究   革命史  

    裴宜理 (進入專欄)  


    (原編者)按語:美國著名中國問題學者、哈佛大學教授裴宜理(Elizabeth J.Perry)長期從事中國革命傳統的研究,以獨特視角挖掘中國革命政治,其研究涉及中國的工人運動、農民問題與中國革命的文化、動員方式等多方面,同時對近代中國民眾反抗和底層政治、中國政府的治理路徑及其有效性、中國革命的淵源和意義等問題有深度見解,其研究成果豐碩,學術成就突出。在研究方法上,裴宜理教授綜合采用環境生態學視角和個案研究方法,以比較研究的視野和跨時段、跨學科的研究路徑,在歷史學與政治學之間開展建設性的對話,為海內外學人研究中國問題提供了新的研究視角和思考邏輯。2019年5月10日,本刊特邀裴宜理教授就中國革命史研究相關問題發表見解,以期能引起學界和學人關注,并推動相關研究的深入。


    一、革命的意義:中國革命史研究的現狀與未來


       【蘇區研究】歐美學者對中國革命史的研究曾經極為重視,出現了費正清、史景遷、施拉姆等一批著名學者和一批富有影響的學術著作。相比之下,您覺得近些年來西方學者對中國革命的研究有哪些重要的著作與學者?您認為他們的成果呈現出什么樣的研究趨勢與特點?

      

       【裴宜理教授】你們在這里提了三位非常著名的老一輩學者——費正清、史景遷、施拉姆。我們認為他們大部分的學術成果不是關于中國革命的。有關中國革命的成果,比較著名的研究是美國政治學家查默斯·約翰遜(Chalmers Johnson),他在1962年寫了一部《農民民族主義與共產黨政權:革命中國的興起(1937-1945)》。在他看來,抗戰時期是一個關鍵時段,因為在那個時間段中共開始崛起。他的重要論點是中共能夠快速擴大的一個原因就是民族主義,因為日本人侵略中國之后,中共就動員普通的民眾起來反抗日本。

      

       1971年,美國社會學家馬克·賽爾登(Mark Selden)寫了一部《革命中的中國:延安道路》,他與查默斯·約翰遜(Chalmers Johnson)的看法不同。他的觀點是,中國革命成功的主要原因不是日本侵略中國,而是共產黨動員農民分田以及所實施的各項社會政策。

      

       1974年,日本的一位政治學家片岡鐵哉(Tetsuya Kataoka)寫了一部《中國的抗戰與革命》,將以上兩種說法進行綜合,提出中共取得成功的原因一方面是民族主義,另一方面是一些比較進步的經濟和社會政策,這兩方面都非常重要。后來也有不同的學者寫了一些關于某一個根據地的比較細的歷史,但主要也是論述抗戰時期各根據地的發展歷程。

      

       從研究趨勢來看,在美國,關于中國革命史的研究并沒有像1960-1970年代那么熱門。因為1960-1970年代,美國在越南打仗。當時很多年輕的美國學者,也包括我自己,開始對中國革命感興趣。感興趣的原因是,越南的革命是模仿中國的革命,在美國與越南作戰的時候,我們很好奇,想知道這些東亞革命的過程到底是什么?他們的目標是什么?做法是什么?

      

       當然,現在沒有了這種目標,但是年輕的美國歷史學家對中國解放后的歷史越來越感興趣,開始去研究中國1950-1960年代的歷史。他們發現要寫那一時段的歷史,也不可避免地要談及革命和毛澤東時代的影響,由此他們開始對革命感興趣。

      

       總體而言,目前國外純粹從事中國革命史研究的學者很少,即使有一些,也多是從文化角度來分析中共的革命手段。比如我自己寫的《安源:發掘中國革命之傳統》,也可以說是從“文化”這一角度切入的研究,寫的是早期的中國共產黨是如何運用各式各樣不同文化資源來動員老百姓。現在有些年輕學者寫的是戲劇團等文化團體是如何動員的,絕大多數是研究解放后的情況,主要集中在1950-1960年代。

      

       【蘇區研究】在中國,近些年來一度冷淡的中國革命史研究重新受到學術界的關注,中國革命史研究出現總體回升或學術性研究走向深入的趨勢。您如何看中國國內革命史研究的現狀,您對中國革命史研究的未來有什么期待嗎?

      

       【裴宜理教授】我不十分清楚中國學術界的這種趨勢,但現在西方很多年輕學者對革命史不是非常感興趣,因為他們認為革命的時代已經過去了。雖然還有很多反抗運動,會有民眾起來奪取政權,這個到處可以看到,但是真正的社會革命是很少的。從伊朗革命以后,幾乎沒有太多的真正的社會革命。很多年輕學者認為這個題目是老的,對他們來說沒有多大的興趣。但是對于一個政治學家來說,我認為這是非常重要的,因為要看那些國家之后的情況,不管是美國、法國、中國、俄羅斯,他們都經過不同的革命,那些不同的革命經歷也影響了他們當代的各式各樣的不同的政治情況。所以我自己認為,不管革命時代是不是已經過去了,革命的影響在表面上看也許有時候不怎么明顯,但卻是非常的重要。

      

       在美國也是,我們也在討論革命傳統的意義,這在美國也還沒有解決。每一個新的時代,我們對革命的研究,會有新的問題、新的要求、新的看法。我想,中國也是如此。2011年,我跟一個德國學者、政治學家塞巴斯蒂安·海爾曼(Sebastian Heilmann)合編了一本書,題目是《毛的無形之手:中國適應性管治的政治基礎》,其中最主要的結論是,中國革命對當代政治情況還是有多種不可忽略的影響。我們這本書剛出版時,受到一些批評,認為中國都已經告別革命了,革命時代已經過去了。但是這本書現在在國外政治學界非常熱門,大家認識到,中國革命還是有重要性,對了解現在的情況也許有幫助。

      

       【蘇區研究】中國革命是一個由多個階段組成的長過程。蘇維埃革命是其中為期十年的一個階段,提出了制度、道路、思想、組織、方式方法等許多新內容。國外對于中國蘇維埃革命關注度如何?如果從中國革命的長時段來看蘇維埃革命,您認為蘇維埃革命應該處于一種什么地位?蘇維埃革命在中國革命中具有什么樣的作用與意義,對其后中國的革命與發展影響如何?

      

       【裴宜理教授】蘇區時代主要是1927-1937年,說實在的,在美國,可以說是比較忽略這個時代,美國學界主要是注重抗戰時期,比較注重1937-1945年。關于蘇區,應該說這是一個研究上比較空白的時段。據我所知,雖然有一位韓國政治學家金一平(Ilpyong J.Kim)寫了一部《中國共產主義政治》,描寫了江西蘇維埃的情況,但是除了他的這本書以外,國外關于蘇維埃時期比較有名的著作很少。美國歷史學家黃宗智也編了一本關于江西蘇維埃的書,但恐怕影響不是很大。有一些學者研究蘇維埃時期以前的階段,如毛澤東和彭湃在廣州農民運動講習所、海陸豐等建立蘇維埃之前的情況。

      

       關于蘇維埃十年的著作很少,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因為學者們認為蘇維埃時期中共只是模仿蘇聯的一些手段,所以不怎么有意思,還是什么別的原因,我不是很清楚。就我個人而言,我對整個中國革命歷史都非常感興趣,也包括蘇區時期。

      

       【蘇區研究】如果在西方,在美國,再小一點在哈佛大學,您覺得年輕學者、未來一代的學者會對中國革命史的研究,或者是蘇區時期的研究有興趣么?

      

       【裴宜理教授】也許會有,但是現在他們主要對中國1950年代、1960年代的歷史更感興趣。


    二、跨學科的視角:政治學研究的功用與必要性


       【蘇區研究】現在一般的,假如不是做中國史的這些美國年輕學者,也是做歷史的,他們現在感興趣的是政治史還是社會史、文化史?

      

       【裴宜理教授】西方學者對社會史和文化史,尤其是民間文化史特別感興趣,但是有時候忽視了政治情況。因為我自己是政治學而不是歷史學的博士,而且我在哈佛大學政府系教書,所以我當然對政治情況特別感興趣。我發現西方很多年輕的歷史學家對政治情況沒有多大興趣。但是如果不了解那個整體的政治情況,你就不知道那個社會的反應到底是為什么。所以我覺得應該是有一個跨學科的方法來分析解決這些問題。

      

       另外,美國年輕的學者有時會忽略前一輩學者的工作。這也是一個學科的原因。以前大部分做中國革命史研究的學者不是歷史學家,而是政治學家。在美國,以前有一個學科的區別,研究中國解放后的歷史或者研究中共黨史的就屬于政治學。歷史學家可以研究中華民國史,但是大部分只能寫中共以外的民國史,也不寫1949年以后的歷史。但現在不同,年輕的歷史學家都愿意寫1949年以后的中國歷史。由于這些學者是學歷史學的,他們覺得以前所寫的關于中共黨史或者革命史的那些作品屬于政治學或者社會學的范疇,跟他們的研究沒有關系。從這個角度來看,我覺得這對西方學界來說是一個很大的損失。現在年輕的學者也經常重復以前學者已經研究過的課題,假若他們先讀了那些原有的學術作品的話,他們或許可以比較好地發現新的問題。

      

       大概在中國沒有這個問題,因為你們學科體系跟我們不太一樣,以前是歷史學家研究這些問題,現在還是如此,所以年輕學者應該不會忽視老一輩的作品。在美國,我認為這是很大的一個問題。

      

       【蘇區研究】中國也有這樣的情況,也有些年輕學者不太關注老一輩的成果。現在主要是比較浮躁,所以也存在這個問題。現在就是比較強調學術規范,你要研究什么東西,一定要把已有的研究做一個簡單的介紹。

      

       【裴宜理教授】這很重要。做社會史雖然可能提出了一些新的、小的、低層次的問題,但是有時候它會顯得比較碎片化,如果不從政治這個大角度去研究問題,就根本說不清中國歷史的內部規律和真正起作用的東西。畢竟社會史是受政治史制約的,上面政治上有什么政策,底下才會有什么樣的反應。如果上面的東西搞不清楚,你就搞不清楚下面東西是怎么來的,為什么會發生,發生的結果怎么樣。現在學科劃分太細致,還是要從整體上、整合起來研究,才可能更有助于認清歷史的真面目。所以政治學、政治史仍是離不開的。

      

    【蘇區研究】您運用政治學的方法來研究中國革命史,(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 裴宜理 的專欄     進入專題: 蘇區研究   革命史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中國近現代史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17546.html
    文章來源:《蘇區研究》2019年第4期

    4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