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 id="z9zf9"></b>

    <output id="z9zf9"></output>

    <menuitem id="z9zf9"><video id="z9zf9"><meter id="z9zf9"></meter></video></menuitem>

        <del id="z9zf9"><span id="z9zf9"><ins id="z9zf9"></ins></span></del>
        <ins id="z9zf9"></ins>

        楊奎松:你該如何學歷史?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306 次 更新時間:2019-08-03 08:50:23

        進入專題: 歷史研究  

        楊奎松 (進入專欄)  

          

           XX同學:

          

           謝謝來信。你的問題依次簡答如下:

          

           一、 你說得很對,制度的改變是根本的改變。問題是,哪些制度的改變才可能導致你所說的根本的改變。是招生制度嗎?當然不是。其實這里面既有制度的問題,也有體制的問題;制度里面既有招生制度、教育制度、就業制度這些小制度,也有政治制度、經濟制度、社會制度等等一些大制度或大的體制。許多事情牽一發而動全身。

          

           因此我說,就事論事而言,是要先對那些在不碰觸那些全身性大制度的前提下,與我們自己切身相關的一些事情來做些改變

          

           而我不同意的是,大家只是著眼于去批評某些小制度,呼吁它們做出改變,年復一年在那里徒費唇舌,卻竟然看不到,在眾多小制度的背后,其實是有大制度或大體制在起作用的。

          

           當然,我很同意你所說應當縮短碩士生年限,取消研究論文,通過修學分來取得學位的辦法,因為這其實也是其他許多西方國家行之有效的辦法。

          

           只是我發現,中山大學縮短了碩士生學習年限,卻還是要求碩士生做研究論文。類似這種莫名其妙的改革之所以會經常出現在我們這里,我相信絕不是因為我們大陸的中國人都太儍,還是要看到這種現象的背后的原因才行。

          

           二、既然制度性的問題解決不了,因此就要諒解學生為了謀生所進行的反抗。

          

           對此我諒解不了。你學生都反抗了,我們當老師的怎么辦?睜一眼閉一眼,得過且過?還是打著配合學生反抗的名義大開綠燈,與學生一起舞弊?你總不能叫我們老師代替學生寫論文吧?

          

           我不是沒有干過這種事,因為時間來不及,只好把學生還不合格的論文改得面目全非,拿到評委會上大家都瞪大了眼睛:哇!楊老師的學生寫論文都寫得和楊老師的風格一模一樣!

          

           但是,這種情況個別情況下行,個別碩士論文行,博士論文怎么辦?每年三兩個碩士,再加上一兩個博士,哪怕只一半人如此,老師豈不暈菜?!

          

           更何況,我過去只知道碩士生臨畢業半年,至多一年,因為急于找工作,影響論文寫作者甚多,卻從未聽說一年級剛過,甚至上學一年不到,就已經開始忙于聯系單位,參加實習,弄到連老師布置的書都讀不成,作業也完成不了的情況。

          

           更何況,你所說的這種反抗,最后實際上在一些同學那里,已經反抗成了沒時間好好讀書寫作業,卻有時間晚上不睡覺,一夜一夜地看從網上扒下來的各種電視連續劇。這種效果想必也不是你所主張的吧?

          

           而更為重要的一點你沒有提到,作為師范院校的學生,其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將來是要進學校當老師去的。如果他們也在這種反抗中受到熏陶和影響,從上學開始就忙工作實習,既不認真讀書,也不能寫出像樣的論文,最后各顯神通取得了學位,進入了教師的崗位,他(她)們又何以為人師呢?三、學歷史,不見得一定要蹲圖書館,更不一定要蹲檔案館。

          

           這話我同意。如果你有本事,比如說,家長就是做學問或喜歡藏書的,有足夠多的書,完全可以不去外面的圖書館。或者你是學世界史的,學明清以前中國古代史的,只要去圖書館,也不必去蹲國內的檔案館。

          

           當然,如果你足夠聰明和有很強的思辨能力,你也可以選做思想史,找上一個思想家,或找上一套什么人的選集、全集之類,結合前人做過的相關研究,旁征博引,思辨一通,寫一篇論文出來,也是小菜一碟。

          

           只是,你可能還是不能去蹲一蹲圖書館。而對于大多數學歷史的學生來說,就沒有那么幸運了。他們必須要下點笨功夫,不論是蹲圖書館,還是蹲檔案館,才能寫出一篇基本合格的畢業論文出來。

          

           因此,我的建議,或者我的要求,對他們還是有用的。 蹲圖書館,或蹲檔案館,真的就那么可怕嗎?其實在我看來,對于大多數并不想將來做研究做學問,只想借著讀碩士找一份理想一些工作,同時又是學中國近現代史的同學來說,這恐怕才是寫好論文的捷徑。

          

           學思想文化史的同學,至少要去蹲圖書館,學政治、外交、軍事、經濟,乃至于社會史的同學,多半既要蹲圖書館,還要蹲檔案館。為什么?因為與其找那些不用蹲圖書館、檔案館查找材料,有幾本現成書就可以考據思辨一通的題目來做,結果很可能因為炒冷飯,攪盡腦汁也達不到導師的要求,倒不如找些前人過去沒有仔細梳理和研究過的事情,來做自己的論文選材。

          

           去檔案館,最容易找到這樣的題目來做。所需要的,不過是一些時間和必要的車費或復印費而已。

          

           至于具體的辦法,說起來也不復雜。

          

           (一) 先做一點學術史的準備工作。比如,找到近十年或十五年的《近代史研究》第5-6期有關國內發表論文著作目錄,或中國人民大學報刊復印資料《中國現代史》近十年來每期所附發表目錄,把上面你所感興趣的相當方向或問題的論文論著題目流覽一遍,把需要看的目錄抄下來,再找到這些論文論著大致地讀一遍。了解一下前人已經做過什么研究,研究程度如何,有沒有可能做更深入的或更具體的,或全新的研究,以確定你的研究方向和論題。

          

           (二) 再做一份大事記。比如,在已有研究的基礎上,結合你所研究的事件或人物,找到當時公開的報刊記錄下相關的資料或做出索引,結合前人研究中提供的資料信息,做成一篇比較詳細的大事記。目的是弄清楚已有資料的全部情況,和整個事情的大致經過,以便確定你需要進一步查找的關鍵性資料和檔案細節是哪些。

          

           (三) 上相關檔案館的網站。查找相關檔案全宗介紹或其他檔案介紹,了解你所要查找資料所在卷宗。一些檔案館還提供有關鍵詞搜索,你可以利用關鍵詞找到與你研究有關的主要檔案的位置及其全宗、卷宗和目錄號。結合全宗介紹和關鍵詞檢索,你即可以大致知道你可能查找資料的范圍。

          

           (四) 去檔案館查檔。因為有過前期的準備,你的目的性已經比較清楚,因此,到檔案館后只要根據自己已經確定的目標,結合檔案館提供的檢索手段,填寫清楚索要檔案的全宗、卷宗或目錄號,即可開始查閱檔案。為了節約時間,有些對論文非常重要的資料,最好采取復印的辦法。有的檔案館對開放檔案仍然設有復印的限制,因此有些不允許復印的檔案也只有抄寫。

          

           (五) 把前期所做大事記和已經查閱到的檔案,按照時間順序再做進一步的排列和整理。據此依據事情發展的經過情形,對所研究的事情做資料的梳理和分析,逐步形成比較清晰的敘事性的過程文字,在找出重點,完成結構和分段后,即可著手完成論文了。

          

           在這里唯一需要提醒那些想要做這類論文的同學注意的是:

          

           第一,論文的題目要盡可能具體,切忌過大。

          

           第二,論文的目的要盡可能限制在敘事的范圍,并且要盡量選擇前人沒有講過或很少講到的事情做梳理和研究。

          

           第三,做學術史研究時要注意不要忽略通史性著作,因為有些通史性著作涉及到你所研究的那個問題,有時也會提供很重要的資料線索。

          

           僅以我寫《新中國鞏固城市政權的最初嘗試-以上海“鎮反”運動為中心的歷史考察》一文為例,最初即憑經驗誤以為《上海通史》可以不必認真對待。又因為去上海圖書館地方文獻閱覽室時該書相關那卷不在架上,便未再查找。待文章發表后才發現該書其實也曾利用了檔案,且其征引的檔案顯示,我根據報刊統計的殺人數字少了一千余人。但文章已經發表,已無從更正,只好在網上刊出,并作了進一步的修正。由此可以看出,特別是在做共和國史的時候,做學術史時一定不要忽略了地方通史、地方志等資料。

          

           此信寫得較長,目的自然不全是為了回復給你。實際上也是想要把它作為我此前網絡日志的一篇后續,公布出來,給不明白應該如何選題和抗拒蹲檔案館的低年級碩士生看看。希望你不會介意。

          

        進入 楊奎松 的專欄     進入專題: 歷史研究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歷史學 > 歷史學專欄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17547.html
        文章來源:歷史學研究通訊 公眾號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