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鄧曦澤:自由譜系下的儒家自由主義——兼論中國哲學方法論

    選擇字號:   本文共閱讀 223 次 更新時間:2019-08-03 08:59:13

    進入專題: 自由主義   儒家  

    鄧曦澤  

      

       摘要:自由主義是一個條件譜系,可分為多個層次,每個層次又有諸多特征。以該譜系為標準,對照儒家,可知儒家在諸多重要特征上都不滿足自由主義,即缺乏自由主義的必要條件,所以,在定性上,儒家自由主義不成立。但從程度上看,儒家與自由主義弱度相似,可以稱為弱度儒家自由主義或初級階段的儒家自由主義。而那種基于個體精神、修養的儒家自由主義,其實是心態自由主義或阿Q式自由主義,也即偽自由主義。

      

       關鍵詞:儒家;自由主義;譜系;心態自由主義


    一、中西比較如何克服偏見與立場?

      

       五四以降的中國哲學研究及更廣泛的現代古典學研究,都是用西方概念解釋中國古典思想,最后得出“中A是/不是西B”,并作出一定的價值判斷。這種研究其實都是中西比較,經常甚至必然出現一種情況,如果某人贊同或反對儒家,并贊同或反對某種西方學說,就用儒家去比附該種西方學說,從而達到贊同或反對儒家的目的。在這種研究中,立場是先行的,而所謂的事實即儒家是什么,是選擇性地遴選和解讀文獻。譬如,如果某人喜歡自由主義(Liberalism),也欣賞儒家,很可能就會選擇性地從儒家文獻中找出一些東西來聲言儒家是自由主義,以實現支持儒家的目的。這種做法跟被列文森(Joseph R. Levenson)批評的馮友蘭的做法完全一樣:“馮友蘭主張融歐洲的理性主義和中國的神秘主義于一爐,以便使兩種特殊的、歷史的哲學通過相互取長補短,化合成一種世界哲學……努力通過促使特殊的中國價值與普遍的世界價值的配合來加強中國的地位。”

      

       那么,中西比較如何才能更少偏見與立場、更多中立與客觀呢?本文將嘗試譜系比較方法。由于儒學與自由主義的關系是儒學研究的一個重點,所以,本文試圖將該方法用于兩者關系的比較。通過比較,本文認為,在定性上,儒家自由主義不能成立;而在程度上,兩者雖有相通之處,但交集很少,并且交集主要體現于自由主義的初級層次,因此,要說儒家自由主義,也只能說是一種弱度儒家自由主義或初級儒家自由主義。


    二、文獻概述與方法論


       (一)當前研究概況及其不足

      

       在大陸,除了民國時期,用自由主義來闡釋儒家的研究其實并不早。檢索顯示,最早的文章出現在1993年。《儒家與自由主義》收集了多位著名漢學家的論文,從不同的話題討論儒家的自由主義成分。周德偉的《自由哲學與中國圣學》討論了儒家與自由主義的相通。徐復觀的《儒家政治思想與民主自由人權》從儒家精神的基本性格、德治等著力點討論儒家與現代的民主、自由、人權息息相通。狄百瑞(William Theodore de Bary)的《中國的自由傳統》討論了宋儒的自由傳統。另有一些討論現代新儒家與自由主義關系的著作和論文,但這些研究不在本文所涉范圍之內。

      

       這些研究的觀點,不遑細論,總體而言,都是認為儒學與自由主義相通,儒家自由主義成立。孤立地看,即從儒家的某個點即某個特征與自由主義的某個點的相似性看,上述包括中國學者和漢學家的研究都頗有道理,似乎可以說儒家擁有不錯的自由主義基因。換言之,若就某些點的相同或相似便可以說A是B,那么,指鹿為馬便完全是合理的,因為馬有四條腿,鹿也有;馬有毛,鹿也有;馬有雙眼,鹿也有,所以,鹿是馬。但如果反對者選擇儒家和自由主義的相異點,則可能很容易得出相反的結論。同時,兩種結論都言之有據。若此,難免陷入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是非莫辯局面。

      

       問題在哪里?其實,上述研究在方法上存在根本的缺陷。他們抓住自由主義的一兩個特征(點),然后用儒家與之對照,發現儒家跟自由主義的那些特征很相似,于是,就說儒家也有自由主義。這種研究方法在五四以降的中國哲學及現代古典學中非常普遍。但是,自由主義的特征不是孤立的點,而是一個立體的譜系,譜系內部有諸多層次,每個層次又有諸多特征。對照該譜系,如果儒學不滿足自由主義的一個必要條件,則儒家自由主義就很難成立。當然,這只是定性的判斷,實際上,很難說兩個東西完全相同或完全不同。因此,可以從程度來考察兩個東西的相似關系,如果儒家的某些特征跟自由主義相同或相近,則可以說兩者具有一定程度的相似性。

      

       現有研究還反映出一個不足,不少中國大陸學者對自由主義本身的把握很不全面,無法描述、概括出自由主義譜系,從而亂比附。甚至,有些學者幾乎不知自由主義是何物,就提出“自由儒學”。當然,筆者對自由主義的把握也不敢說全面、準確。另外,還有不少學者將儒家高潔、淡泊等個人道德境界視作自由,這種“儒家自由主義”其實是心態自由主義,是偽自由主義,也是精神勝利法,但它是完全錯誤的。

      

       (二)理論與生活的區分:方法論之一

      

       “自由主義”是來自西方的概念。西方概念所表達的內容,有些中國有,有些中國沒有,無一定之規,需具體而論。這里的中國是指傳統中國,截至1840年。西方有中國所無者,如基督教這種具體的宗教。中西皆有者,如軍隊、政治、小麥、煤炭等。那么,中國有無自由主義呢?這里,要注意兩個區分。

      

       1.理論與生活的區分

      

       人類有某種生活,不等于有關于該種生活的理論。理論跟觀念或意識的區別在于它是自覺的和相對系統的。凡動物皆要進食和消化,但人類產生關于進食和消化的概念和理論,不過幾千年歷史。生活與理論并無確定之先后,有生活先于理論者,如消化活動先于消化概念和理論;有理論先于生活者,如人工智能理論先于人工智能現象。

      

       2.自由和自由主義的區分

      

       根據第一個區分,可以說,任何動物都有自由與否的感受和問題。作為一種生活現象,自由是廣泛存在的。不過,自由主義是關于自由的特定理論,有自由并不等于有自由主義。既然自由是一種廣泛存在的生活現象,那么,中國人也有自由觀念。但是,這并不意味著中國有自由概念和自由主義理論。雖然中國古代有“自由”連用的表達,如《周易正義·訟卦》:“是為仁義之道,自由于己。”這些“自由”跟自由主義之“自由”在含義上或許有相通之處,但很難說就是同一概念。那么,這是否意味著不可以用自由主義來解釋儒家思想呢?不是的。由于儒家的某些內容關涉自由現象,所以,可以用自由主義來理解儒家的相應內容。這猶如,古代有癌癥現象但沒有癌癥理論,這不妨礙今天用癌癥理論來理解古已有之的某些疾病。

      

       上面的討論,其實是為用自由主義解釋儒學建立方法論前提。方法論正確,結論未必正確;方法論錯了,結論必錯。

      

       (三)須從條件譜系理解自由主義:方法論之二

      

       有一些論者抓住自由主義的一兩個特征,然后用儒學去比附之,便得出儒家有自由主義的結論。殊不知,自由主義是一個條件譜系,只有儒學整體地滿足這個條件譜系,才能說儒學有自由主義。即便考察儒家在多大程度上符合自由主義,也要首先從條件譜系來理解和概括自由主義。

      

       根據以上方法論,本文的研究方法其實非常簡單。首先梳理自由主義,弄明白自由主義的基本特征是什么,并建立自由主義譜系。然后,以自由主義譜系為篩選標準,梳理儒家的基本思想,與該譜系相比較,考察儒家對自由主義譜系的符合程度。最后,得出結論。據此方法,本文的結構也非常簡單。而關于中國哲學方法論的討論,則是附屬的,不在這個結構中。

      

       本文并非專門研究自由主義或儒家,對兩者并不做過多討論,而主要是描述、概括兩者,看看兩者有多少交集。至于自由主義和儒家各自有何理論和實踐的優缺點,本文偶有涉及,但非重點。另外,限于篇幅,大多數節點的論述都比較簡略。


    三、自由主義譜系

      

       自由主義是一個立體的譜系,具有豐富的層次,它可以分為理論、制度和實踐三個層次,并且每個層次都是發展的。

      

       (一)理論層次:從哲學到政治學

      

       僅就理論看,自由主義也不是一種單一的理論,而是一個譜系,其內部有諸多學說,但與儒家相比,它還是集中得多。在理論層次,自由主義有更具體的分層。自由主義理論有哲學、政治學(主要是政治哲學)等層面的建構。

      

       1.康德的自由意志

      

       康德的自由意志理論是自由主義的重要哲學支持。但是,自由意志只是自由主義的必要條件,而非充分條件,因為自由意志只能得出人既能向善也能向惡這個必然結論,而得不出人必然向善的結論。作為一種生活現象,自由意志存在于任何能動者,無分古今中外,所以,即便中國傳統沒有“自由意志”這一概念,也有自由意志這種現象。這意味著,說中國古人有自由意志、中國古典有關于自由意志的表述(如“克己復禮”),都是成立的。在這一點上,中西皆同。一旦明晰理論與生活的區分,中國古人有無自由意志這個問題,就迎刃而解。

      

       自由意志屬于形而上學層面,下面的特點則較為形而下,屬于政治學層面。

      

       2.密爾的最簡原則或傷害原則

      

       密爾(John Stuart Mill)為自由主義劃出了底線原則,也是普遍原則,這一原則被稱為最簡原則或傷害原則:“對于文明群體中的任一成員,所以能夠施用一種權力以及其意志而不失為正當,唯一的目的只是要防止對他人的危害。”另一種表述是,“所有人的行動都是不受限制的,除非他或她的行為觸犯了或威脅到其他人的利益”。密爾最簡原則的含義很簡單,也很容易操作,它就是:只要我沒有首先傷害你,你就不能傷害或干預我,如果你傷害或干預我了,你就是不道德或非法的。在操作上,這一原則面對外部性問題。

      

       3.伯林的消極自由與積極自由


    (點擊此處閱讀下一頁)

        進入專題: 自由主義   儒家  

    本文責編:limei
    發信站:愛思想(http://www.gz775.com),欄目:天益學術 > 哲學 > 中國哲學
    本文鏈接:http://www.gz775.com/data/117548.html
    文章來源:《清華大學學報》(哲學社會科學版)2019年第4期

    3 推薦

    在方框中輸入電子郵件地址,多個郵件之間用半角逗號(,)分隔。

    愛思想(aisixiang.com)網站為公益純學術網站,旨在推動學術繁榮、塑造社會精神。
    凡本網首發及經作者授權但非首發的所有作品,版權歸作者本人所有。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經本網或作者本人書面授權。
    凡本網注明“來源:XXX(非愛思想網)”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分享信息、助推思想傳播,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若作者或版權人不愿被使用,請來函指出,本網即予改正。
    Powered by aisixiang.com Copyright © 2019 by 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愛思想 京ICP備1200786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602120014號.
    易康網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