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當前位置:愛思想網 > 思想庫 > 筆會 > 陳行之 所有專欄
    陳行之
     
    陳行之
     
    陳行之,在北京讀小學和中學,1969年到陜北插隊,現居北京。上世紀80年代開始文學創作,發表各類體裁文學作品一百余萬字;2005年以后相繼出版長篇小說《危險的移動》(長江文藝出版社2005年)、《沉默的河》(出版時改名為《當青春成為往事》,作家出版社2007年)、隨筆集《靈魂是不能被遮蔽的事物》(廣東人民出版社2016年);近幾年發表大量時政短評和文學、哲學、社會學、歷史學隨筆。電子信箱:chenxingzhi2005@163.com;chenxingzhi2018@gmail.com。


    從此再無新加坡
    中國人生存中的政治侵襲
    國所施何法?法所治何人?——也說“依法治國”
    政治成熟:國家變局的決定性條件
    關于制止香港之亂的國家建議
    從蘇格蘭公投看國家政治的堅硬與柔軟
    中國知識分子人格的國家意志切割
    臺灣的意義不應當僅在于活著——我看臺灣學生反“服貿”
    政治與政治家的視界
    城管:國家吞噬社會的暴力機器
    政治事件的當代解釋與歷史解釋——兼說薄熙來案
    政治的批評與文化的批評
    王林:中國社會潰爛的畸形表征
    權力的道德譜系
    魔鬼洗洗澡就可以變成天使嗎?
    權力罪惡的制度性遮護
    延安城管事件折射的國家權力異化
    房價的板子應該打在誰身上?
    誰把思想變成了最危險的物品?
    新聞媒體承載的國家意志
    必須將人民意志納入社會過程
    中國沒有經濟問題
    斥房寧“政治體制改革必須摸著石頭過河”
    中國的未來無法避開掠奪集團問題
    專制主義的必然結局
    無言是最高的輕蔑
    韓寒的可能性
    烏坎的一大步,中國的一小步
    權力狀態下的性資源分配
    文化繁榮的條件
    公民社會是陷阱,官僚社會是不是陷阱?
    法律強拆不會比行政強拆溫柔
    官員走嘴與民間順口溜的社會密碼
    鄧玉嬌案作為社會學標本的意義
    “反腐敗”是權力者“認真的假話”?
    再說狡黠是一種智慧——從農民“胡日鬼”說起
    狡黠是一種智慧——從趙本山小品《不差錢》說起
    明星議政:想說愛你不容易
    嚴肅的諧謔——從“草泥馬”說到“草泥馬”
    如果你還堅強,何必如此虛弱?
    所有反對者均為被反對者所制造
    權力狀態下的人性扭曲
    權力狀態下的良知泯滅
    權力狀態下的道德畸變
    個體人格與政府人格
    楊佳案:不僅僅關乎生死
    眾叛者必親離
    意識形態之境與人
    真正的禍源是不受約束的權力
    我們可以宣布已經進入天堂
    什么原因導致我國文化貿易逆差?
    中國足協、足球與農民工
    誰格式化了我們的生活?
    知識分子、文化利益集團及其他
    有的事就像是在與虎謀皮
    把自己吃掉
    民主是不是一個好東西?
    救災款被貪污挪用的幾率有多大?
    大災之后,不僅僅需要一個慶功表彰大會
    在大義面前,我們為什么如此感動?
    白宮
    在舒適的不自由之中死去——對中國知識分子當下和未來的一種觀察
    一場戲劇:反腐敗中的腐敗
    再來說說9000億
    900000000000元居然不被震驚?!
    文學離山西黑磚窯事件有多遠?
    在天堂和地獄的入口處
    文學要為歷史提供細節
    中國單位制度的極權主義特性
    藝術的功能在于使看不見的東西被看見
    因得到而保守
    因為曾錦春,我無地自容
    倘若非理性人群構成一種力量
    “城管”:國家意志神經末梢的病變
    被歷史遺忘的事
    “宣誓”考
    “活著,還是死去”與“殺,還是不殺”
    “權力”考
    “雷池”考
    “大部制”改革開始了:1個部長、10個副部長
    虛假的日常生活
    絕望導致信仰或者罪惡
    在思想塌陷的地方
    臺灣:你可以走得更遠
    在思想者陣地上沒有中國當代文學的身影
    “3·15”問誰?
    標語后面的世界
    有了龍應臺,臺灣對于我變得重要了
    為張藝謀辯護
    張藝謀的難題
    “虎照”“羚羊照”背后的歷史主義魅影
    杜家坎是一個什么坎?
    保持住你的藝術直覺
    文學必須肩守一種責任
    忽然想到日本電影《追捕》
    收獲廢墟
    一棵棗樹引發的血案
    權力的責任和道德的責任
    權威怎樣獲得服從?
    基于同意基礎上的合法性
    警惕權力暴力

    致友人
    氛圍:自在之在或不在之在
    精神傷痛經由歷史撫摸才能夠痊愈
    鷹可以飛雞那么低,雞永遠飛不到鷹那么高
    “適者”的生存
    歷史的蹉跎和蹉跎的歷史
    權力作為利益源
    回望小崗村事件
    社會發展有賴于基本人性而非其他
    中國文學處在最好時期嗎?
    如果淺薄成為國家病癥
    權力者的色情特權
    民粹主義是對政治正確的反運動
    無人能夠阻止新生代走向成熟
    中國特殊利益集團的國家權力特征
    當"喜歡不喜歡"進入國家政治過程
    魏則西命斷百度路
    陳忠實——踞蹲在黃土高原上的巨獸
    臺獨勢力是一股逆流
    周子瑜事件一二三
    歷史運動中的個人驅力
    “等待”考
    南橘北枳
    利出一孔機制下的話語權分配
    個人自由的必要代價
    安元鼎:權力黑化的一個標本
    紅歌·紅歌會·紅色經典
    豬飛上天空的時候人在哪里?
    歷史的相似色彩
    秘密政治是陰謀家的樂園
    一封情書:怎么證明你愛我?
    無政治改革的推進,周永康案無意義
    這片林子需要一個解釋
    人類有一條不能被洞穿的底線
    柳宗元《三戒》新譯
    他活過,創造過,這就值了——悼張賢亮
    警惕國家利益集團利用當代手段控制社會
    荒誕源于人對意義的追問
    專制的正義與民主的正義
    不要把未來放在別人的肩膀上
    在國家層面,寬容從來不是道德問題
    “封村管理”與“圈養”的價值述說
    個體權利的畸形表達——作為社會精神文化現象的“廣場舞”
    不要以為沒有聲音就是安靜
    光明正義缺席,黑暗正義就會降臨
    國際觀察——通往朝鮮之路
    國家的變異和變異的國家
    “在”與“不在”的世界
    揭開大V魯迅的公知畫皮
    權力控制·輿論遮蔽·社會后果
    權力的動力傳送
    人活在他的本質之中
    在法的門前
    讀史札記:一個王朝的末年鏡像
    撒謊是為了使人相信你是你并不是的那個人
    叭兒狗如此,狼狗又如何?
    恐懼:通往自由之路
    把老虎關進籠子里的態勢分析
    什么都沒發生也就意味著什么都可能發生
    藝術不僅僅是達到愉悅的工具
    我思,故我在
    夢的解析
    天堂和地獄都在人的心里
    孤獨是有意義人生的必要境界——致友人書
    民主其實只是一個窩頭
    沒有任何人比中國人更懂得中國
    中國學術天空又坍塌了一角——痛悼鄧正來教授
    被真理照耀過的心靈永遠不會再陷入黑暗
    人性的,歸根結底是人性的
    自由主義的江湖
    時間是一切死亡的原因
    絕望是殺死愛情的最后一顆子彈
    直覺與理性的對話
    中國人精神氣質中的中國人態度
    梨子的滋味
    專制主義不僅殃民,更可以禍國
    廖亦武的文學表達
    甜蜜的誘供:你幸福嗎?
    中國確實存在一個兇暴的掠奪集團
    惡的整體方式與個體方式
    愛國主義的條件
    愛國主義的條件
    建文帝削藩:處心積慮為哪般?
    警惕國家意志對體育精神的扭曲
    韓非子:宮廷政治的布道者
    站在大地一邊,站在歷史一邊
    政治是誰家的兒子?
    馬基雅維里:把政治與道德分開
    政治剝離與超穩定政治
    告別革命是個人選擇而非社會選擇
    專制的正義與民主的正義
    雷鋒精神本質上是一種政治倫理
    精神維度決定著人所達到的高度
    掩映在歷史深處的個人動機
    美國弗吉尼亞州15000名干部下鄉維穩
    革命以后會怎樣?
    叛逆者·思想者·革命者——韓寒現象再解析
    警惕綁架中國改革的黑暗力量
    平庸是一種惡
    慶父不死,魯難未已
    權力狀態下的精神扼殺
    作為社會死結的政府掠奪——中國當代社會死結探因之一
    利出一孔導致的逆向淘汰——中國當代社會死結探因之二
    文學與哲學同一品性
    關于人權與主權的通俗想象
    從周恩來看歷史是個公約數
    蔣愛珍的梁山路——中國人生存形態解析之三
    人類其實很軟弱
    馬德效應——中國人生存形態解析之二
    胡文海困局——中國人生存形態解析之一
    海瑞:帝國的一個異類
    蔣愛珍的梁山路
    路遙逝世十八周年祭
    極權主義的誘惑——從薩馬蘭奇遺囑說起
    起點決定終點——回望戈爾巴喬夫領導的蘇聯改革
    改革是一場非死即活的革命
    中國文學離諾貝爾文學獎有多遠?
    作為國家現象的中國式標語口號
    中國正在進入“權力死海”
    權力者的權力
    韓寒的出現意味著什么?
    “春晚”對民眾精神生活的意識形態侵襲
    我們在何處丟失了自己?
    “生存,還是毀滅?”仍然是一個問題
    歷史,簡括了說就是記憶
    有一種力量讓邪惡感到恐懼
    沉默,反叛,還是革命?
    哲學與文學的宿命
    靈魂是不能被遮蔽的事物
    文學藝術的內在本質
    政治一二三四五六
    文禍:誅殺知識分子的刑外之刑
    禁錮:戮害知識分子的法外之法
    焚書:懲治知識分子的律外之律
    歷史的哲思與吳思之思
    思想者和漂泊者之間的連線
    任何個體都彌足珍貴
    人性·文明·責任
    謊言之為社會結果
    謊言之為社會常態
    正義者的非正義
    一個馬克思主義者的讖言
    一個被賦予特殊意義的日子
    關于自殺行為的形而上學解釋
    非歷史的歷史記憶
    讓人按自己的方式活著是一種美德
    歷史是一條直線加一條曲線
    孤獨是一種權利
    柏拉圖在笑
    人在歷史中的位置
    已知未知無知
    上帝通過歷史顯現他的身影
    像叔本華那樣悲涼
    禍母
    龍種與跳蚤
    對生活的一種發現——李佩甫長篇小說《羊的門》閱讀隨想
    期待巨獸
    虛無主義有時候導向人道主義
    思想是證明自己的最根本方式
    從《長征組歌》看時代精神的不可復制性
    詩人曹谷溪
    古拉格群島上的卡夫卡
    我們曾經有和仍然有的教科書
    強力的生物性特征
    強力與權力
    作為強力的思想
    關于強力的斷想:強力與人
    大山·家禽·蛋——紀念“五四運動”、紀念蔡元培先生感言
    知識分子的使命與宿命
    艾因·蘭德為什么會成為艾因·蘭德?
    未曾進入歷史的事
    一個后來者對李慎之先生的祭奠
    把心帶回家
    小人過
    權力場
    博卡薩
    鬼隱
    你是誰?你在哪里?
    《呻吟語》之呻吟
    權力狀態下的英雄價值
    一個“社會主義者”對“資本主義精神”的篡改
    誰呵護了我們的青春
    初戀時我們不懂愛情
    我為什么選擇了文學
    無望的逃離
    清明
    思想者·精神騎士·真實的人
    思想者:被稱之為傻瓜的人
    當一個作家意味著什么?

    沒有任何一種力量能夠遮蔽靈魂

    中國文學的當下處境和未來前景
    路遙:一個點燃精神之火的人

    極權主義把整個社會囚禁在國家之中
    在自由化與民主化之間有一個漫長地帶
    歷史江河中的命運沉浮——讀于澤俊長篇小說《工人》斷想
    他鐫刻了一座心碑——讀何與懷《北望長天》

    柏林墻·歷史·其他
    沙皇的潰解
    今天:由于不允許被記住而記住
    焚書坑儒
    一六四四年發生的事
    “治吏”考
    誰決定了我們今天的狀態
    以“指鹿為馬”為例
    韓非與李斯
    歷史和歷史的最后言說
    上帝的歸上帝,愷撒的歸愷撒
    亡秦者秦制
    官道與民道
    風馬牛:洪亮吉與貢斯當

    《寂靜與喧囂》節選(2):靈魂的棲所
    救贖與沉淪
    張大官人逸事
    黑日
    今天我們家請客
    這是我對生活的觀感——長篇小說《危險的移動》后記
    文學應當有一條哲學的通道——長篇小說《當青春成為往事》后記
    無產者林彪正傳
    一樁不被張揚的謀殺案
    新史記·游俠章韜列傳

    文學·社會·人生——答《株洲晚報》特約記者黎學文問
    社會向人回歸,才能產生偉大作品

    本專欄經作者授權。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獲得書面許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愛思想網版權所有.京ICP備12007865號.
    国产自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