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cronym id="g0ewy"></acronym>
  • <object id="g0ewy"></object><kbd id="g0ewy"><optgroup id="g0ewy"></optgroup></kbd>
  • 當前位置:愛思想網 > 思想庫 > 學術 > 楊奎松 所有專欄
    楊奎松
     
    楊奎松
     
    楊奎松,1953年生于北京,籍貫重慶,中國人民大學畢業,歷任中共中央黨校《黨史研究》編輯、中國人民大學講師、中國社會科學院近代史研究所研究員、北京大學教授及華東師范大學特聘教授。研究方向中國現代史,主攻中共黨史、中國現代對外關系史、中蘇關系史、國共關系史及中國 社會主義思想史。


    我認識的“老犯人”
    毛澤東為什么要寫《論持久戰》?
    如何認識歷史人物的“歷史問題”
    蔣介石與戰后國民黨的“政府暴力” ——以蔣介石日記為中心的分析
    中共中央長征中開過“陳福村會議”嗎?
    關于長征途中毛澤東軍事領導地位確立問題的再考察
    從四次血案看蔣介石決策的智與不智
    楊奎松 王奇生 應星等:社會經濟史視野下的中國革命
    毛澤東是如何發現大饑荒的 ?
    愛鄉與愛國
    戰后初期中共中央土地政策的變動及原因
    中蘇國家利益與民族情感的最初碰撞
    重溫土改:抗戰勝利后中共土改運動之考察
    也談“去政治化”問題——對汪暉的新“歷史觀”的質疑
    以論帶史的尷尬——汪暉《二十世紀中國歷史視野下的抗美援朝戰爭》一文糾謬
    知識分子“投誠”的宿命
    中共建黨初期職業革命家活動經費從哪來
    孫中山與共產黨——基于俄國因素的歷史考察
    牛蘭事件及其共產國際在華秘密組織
    孫中山到底愛國不愛國——兼評李吉奎《孫中山與日本》與俞辛焞
    馬、恩、列、斯—毛?
    毛澤東是怎樣發現大饑荒的?
    五十年代領導干部的工資住房轎車待遇
    中條山戰役“出兵”之爭——讀鄧野文對中條山戰役國共交涉關鍵的研討
    新中國“鎮壓反革命”運動研究
    蘇聯大規模援助中共紅軍的一次嘗試
    歷史的湮沒與改寫——有關1946年安平事件真相與中共對美交涉再考察
    新中國成立初期中共如何清除美國文化在華影響
    從供給制到職務等級工資制——新中國建立前后黨政人員收入分配制度的演變
    怎么會有人這樣寫歷史?——評金一南《苦難輝煌》
    孫中山與日本關系再研究
    1927年南京國民黨“清黨”運動之研究
    毛澤東為什么放棄新民主主義?-關于俄國模式的影響問題
    馬克思主義中國化的曲折進程
    向忠發是怎樣一個總書記?
    新中國的革命外交思想與實踐
    中國外交60年——騰訊新聞“歷史學家眼中60年”專題之七
    國民黨的政治失敗
    關于戰后中共和平土改的嘗試與可能問題
    張學良的“通共”與蔣介石的置若罔聞
    皖南事變的發生、善后及結果
    共產國際為中共提供財政援助情況之考察

    人心變亂最可哀

    你該如何學歷史?
    抗日戰爭研究理應重視戰爭史研究
    著史切忌過急、過糙——對潘佐夫《回應》的回應
    “陽光燦爛的日子”是學術研究的底色
    我們是誰?
    以俄為師?
    大陸蔣介石相關主題研究回顧
    青年毛澤東的思想激變
    中共建政后是如何“削藩”的?
    “四海同胞主義”
    蔣介石與毛澤東的同與不同
    中國現代知識分子的政治選擇
    在臺北看檔案
    如何看待當年知識分子的軟弱?
    我看毛澤東的成功之道
    我為什么要寫西安事變
    誰在西安事變后“坑”垮了東北軍?
    新中國成立初期怎清除美國影響
    毛澤東為何捍衛積怨已久的斯大林?
    西安事變中毛澤東曾提議除掉蔣介石
    張學良入黨之謎
    中國為什么不易實行民主
    悼念高華
    六十年前“中國道路”夭折始末
    平型關大捷到底殲敵多少人?
    60年前的“中國道路”
    “中國道路”的推廣與夭折
    毛澤東為何對職務等級工資制不滿
    歷史研究中的人性取向問題
    “我只是平凡的人”——張學良去世感言
    關于《三國志》與《三國演義》的聯想
    愿那樣的歷史不再
    學術研究要發人所未發,言人所未言
    淺議中共黨史研究的特殊性
    用歷史的眼光來看待中日關系
    歷史研究的微觀與宏觀
    實事求是地總結抗戰史的經驗與教訓

    研究歷史,需要悟性和想象力
    24歲的博古為何由學生黨員一躍成為中共總書記?
    毛澤東評斯大林殘暴屠殺蘇聯公民:好心犯錯誤

    我看歷史評價的尺度
    近代中國知識分子如何選擇政治道路?
    在陳獨秀學術研討會的發言
    毛澤東與蔣介石的比較研究
    抗戰期間國共關系及兩黨力量對比的演變
    “五四”有多重要?

    評金沖及《二十世紀中國史綱》
    評陳永發《中國共產革命七十年》
    如何讀懂我們的歷史
    歷史系新生推薦閱讀書目
    “輝煌”莫建沙堆上
    平等與人權的悖論
    末代的皇帝與末代的命運
    大歷史,小道德
    國民黨代表誰?
    評《二十世紀中國史》

    四次血案幕后:蔣介石的智與不智
    辛亥革命:什么意義上成功,什么意義上失敗?

    我們應該怎樣愛國?
    潘光旦與他的時代
    直面中國革命
    建國初為何幾乎所有知識分子都有思想轉變?
    張學良發動西安事變不只是逼蔣抗日
    相比西方,中國知識分子與社會脫節
    關于建國以來黨政干部收入的問答
    高王凌 楊奎松 黃道炫 李里峰:土地革命七十年
    楊奎松 韓鋼 王海光:國史研究何去何從
    歷史研究是對人的研究
    革命的爆裂程度取決于領導層的社會階層
    知識分子的“軟弱”與愛國
    周濂、楊奎松等:中國知識分子的特點及其現代命運
    革命給中國帶來了什么?
    毛澤東時代不是大多數農民的理想歸屬
    很右的人覺得我“左”,很左的人又覺得我“右”
    任何讀起來痛快解氣的歷史書都值得懷疑
    中國革命與蘇共
    楊奎松、陳丹青等:民國是歷史還是現實?
    中共需要保持靈活性
    黨史研究應有更寬廣的思維
    不能以黨史代替國史
    新起點上的建國史研究:國史不是黨史
    權力平等,才能分配公平
    中國近現代史研究中的幾個問題
    新起點上的建國史研究
    社會發展中的“阿凡達”式困惑

    本專欄經作者授權。網絡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并保持完整。紙媒轉載請獲得書面許可。
    Copyright since 2010,AISIXIA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瀏覽本網主頁,建議將電腦顯示屏的分辨率調為1024*768
    愛思想網版權所有.京ICP備12007865號.
    国产自拍